秦北

all蟒 楼诚 镇魂

夜车(一发完)

叫夜车但没有车!
就是表面意思上的夜车!
这个人一直默默看楼诚……
第一次自己写
希望大家多包容
多谢。

――――――――正文――――――――
  明楼醒的时候还是深夜。
  窗外月光分了一点进了他的窗子,不偏不倚照到他的书桌上,白瓷碗随了月光晃到他眼底。明楼起身下床,拾了碗进手里,残留着的莲子的清香毫不留情的朝他扑了过来,明楼看着手里的碗,眉宇间颇有些自得的意味。
  明诚近些时候不知道从哪学来了做安神汤,每天晚上定点定时给明楼端来一碗,第二天早上叫明楼起床的时候再把空碗端走,日子一长,明楼都养成了坐在桌案前等这碗汤的习惯。其实喝汤倒不是什么要紧事,重点是看到平日里清冷坚毅的青年脸上露出点儿罕少的温和。白天包裹在皮手套里修长白皙的双手端了白瓷碗,笑成个眸子半眯的模样看着明楼。“大哥,喝汤吧。”明楼也不急着接过去,总会借此揩揩油,摸一摸自家贤惠的小美人(bushi)。
  明大少看着手里的瓷碗,想着耳朵红红的小美人,突发奇想打算借着送碗的理由去楼上瞄一眼自家阿诚,想到这明大少头脑一热,端着碗就出了屋门,望向二楼,明诚的房间竟真的亮着灯,从门缝露出来的昏黄的光线在暗夜里如此扎眼。“阿诚怎么还没睡?”此刻明大少的智商终于上线,匆匆去厨房把碗一丢,拾级而上。
  “阿诚。”明楼未加思索便推了门进去,不料青年却只套了宽大的睡衣坐在椅子上,好看的腿部线条径直撞进明楼眼里。“大哥。”明诚一愣,下意识抓起睡裤遮在腿前,颈部连着耳根红了一片。“这么晚大哥还没休息?”“醒了,睡不着,来看看你。”明楼皱着眉指了指明诚抓着堪堪遮住腿的睡裤“害羞什么,小时候洗澡不都是都是大哥给你洗的?”
明诚抬头看了看明楼一脸挑衅的表情,还真低着头把裤子放到了一边,坐回椅子上拧开刚刚翻出来的药膏。“大哥怎么突发奇想来看看我。”“色令智昏。”明楼看见明诚直接露了腿也愣了一下,定睛一看才发现青年的膝盖又红又肿,仔细看去还夹了些许青紫色。他正盯着明诚的膝盖研究的认真,明诚问了什么也只模模糊糊听了个大概,脑子里想什么就答了什么。然后他清楚的看见那双正往膝盖上涂药膏的手顿住了。“疼了?给自己涂还没轻没重的。”明楼训了一句,坐到另一把椅子上拿过药膏,抹在自己手上又弯下身去,把手放在青年膝盖上轻轻揉搓起来。“分明是大哥说话轻浮了阿诚。”明诚也没缩回腿,任由明楼给他弄着,靠在椅背上开了口,调笑的意味轻轻楚楚。“臭小子。”明楼只笑着骂了一句,便沉默着给明诚揉着膝盖。明诚也没再开口,静静看着明楼覆在自己膝上的手出神。
  “阿诚啊。”明楼揉了许久,看着明诚腿上的淤青散开才满意的收了手。明诚“哎”了一声回过神,起身想去拿手帕给明楼擦手。“阿诚啊。”明楼又重复了一遍,站起身按住明诚的肩膀示意他坐好,语气已经是极尽的柔和。“你辛苦了。”明诚自然明白自己大哥后悔今天罚自己下跪的事,“确是阿诚不对。”他低头答了一句又抬头,再看向明楼的时候眼圈都是红的,“若是大姐出事,阿诚以死谢罪也难辞其咎。”明诚和明楼一样,亲人在心底的份量永远是最重的。“别胡说,什么以死谢罪我唯一能托付和信任的人,就是你了。”明诚看着明楼阴沉下去的脸色忙顺着人的意思说了一句“阿诚明白。”
   “行了,去睡吧。大哥给你关灯。”明楼这才又放缓了语气,明诚也没反驳,安安静静躺上床钻进被子里“大哥晚安。”“阿诚,好梦。”明楼心知自己不走明诚不会睡,关了灯便推门离开。明诚听着明楼离去的脚步声松了口气,翻了身入睡,丝毫没察觉自家大哥顺走了自己的药膏。
   “大哥,该出来吃早饭了。嗯?”明诚推门进了明楼卧室,才发现桌案上的白瓷碗不翼而飞,自家大哥也不见踪影,桌上只一封信,信封上笔力遒劲的“明诚亲启”,真是。明诚笑笑,把信封揣进衣袋中去了饭厅,自家大哥果然已经正襟危坐,手里还握着刚刚送来的报纸。“装模作样。”明诚向大姐问过早安,坐在明楼对面,不轻不重的说了一句。明楼却恍若未闻,放下报纸开了口“阿诚啊,我昨晚拿回去看了看,你的那个药膏不太好,今日下班去药房买个好些的来。”“阿诚怎么了?哪里受伤了啊?要不叫苏医生来给你看看?”明诚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明镜焦急而心疼的询问砸的晕头转向。“大姐,我没事,一点小伤,昨晚上大哥已经帮我涂过药了。”明诚心里一暖,安抚着大姐又狠狠瞪了一眼始作俑者。明楼依旧装作看不见的模样,似乎话说完了其他就与他无关了,低下头专注的喝粥。吃过早饭明镜死活不让明诚去上班,说是受伤了就应该好好在家待着,明楼不敢忤逆大姐,准了明诚一上午的假,自己开车出了门。明诚知他心里有私意,也不拆穿,顺着明镜的意思回屋待着休息,在床上坐成一个舒服的姿势,展开了原本躺在衣袋里的信。
   阿诚:
  展信安。今晚有些话,大哥不好意思当面说给你,所以选择写给你这封信。
  希望你也能给予大哥同样的信任。在大哥面前,任何伤痛都不用藏着掖着,大哥如果看到你把伤藏起来一个人疼,大哥会很难过。
   你有战士的坚毅,却也不要丢下对大哥的依恋,以及对爱人百分百的信任。尽管现在是个极特殊的时期。
  抗战结束之日,我愿同你行遍山河表里,愿与你携手,光明正大活在阳光下。
  又及,漫漫黑夜,阳光是奢望,而你触手可及。
                                          楼亲笔
  开完会的明楼推门进了办公室,蓝色风衣的青年正站在桌边看着他,一脸的公事公办。
“怎么了?”
“财务报表。”明诚把文件夹往明楼手里一递,抬腿潇洒的消失在办公室的门外。
  明楼翻开文件夹,一摞厚厚的表格上面安安静静躺着一张小纸条。白纸黑字,银钩铁画,极尽风骨。
  “哎,知道了,大哥。”
 
 

 
 

评论(4)
热度(35)

© 秦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