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北

all蟒 楼诚 镇魂

Miss【昕爷视角】

依旧伪现实向
ooc是我的

我走在他身后。
他的走路姿势一点没变,信心满满却又不少一分小心谨慎,我渴望他会像原来一样回过头笑着催我快点,可是,他没有。
我是06年进的一队,那时候我年轻气盛,但却尚有“自知之明”,以为自己的水平仅仅是比不过那些比我大上三四年的队员,入队不久我就发现我错了,我不仅仅打不过比我大很多的队员,像马龙这种比我大一岁的,我也照样打不过,但马龙着实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和乍一看有几分冷厉实际上比乍一看还冷厉的秦指导不一样,马龙和个白团子似的,留着鸡蛋头,一笑就见眉不见眼,看上去比我还小几岁,我一直想叫马龙叫弟弟,可这人一直以师兄自居,对我也很是关照,我也乐得享受他的照顾,也就打消了让他叫我哥哥的念头。其实老秦一直都比较宠他,对,老秦一般都怼我,骂我缺点多,但马龙不是,他一直很认真,对待打球态度也很严肃,技术也比我高了不止一点,所以老秦宠他,我觉得正常,毕竟马龙比我省心太多了。有一次我私底下和他偷偷抱怨老秦对我太凶,马龙只是笑着不做声,但第二天早上我一进场馆,就发现老秦笑眯眯的看着我,然后乐呵呵的罚我跑了一个万米,那时起我就知道,马龙看着乖,其实一肚子坏水,还有一次练球,我的步子慢了点,他就在旁边笑个不停,我偷偷瞪他一眼,他还傻乐着和教练说要和我练练,其实那时候他的水平充其量和马哥皓哥比起来也就一般般,可比我好多了,我哀求般的看他几眼,没用,他拿了球拍就过来了,然后连着打出了几个好球,我在心里默叹,完了,挨训已成定局,我这回不偷着了,光明正大的瞪了他一眼,这时候老秦就走过来开始训我,让我把步子练快一点,老秦训话期间,我故作乖巧的一直低着头,其实心里却想着伸手狠狠去捏马龙白白嫩嫩的小脸,老秦训完我就开始押着我训练,好容易熬到结束,我直直往马龙那边走去,我本来想捏他的脸,后来想了想,还是一把揽住他的肩,开口道:“师兄你得请我喝一个星期饮料弥补我受伤的心灵。”我看着马龙深吸几口气,一副肉疼的样子,突然觉得很满意,不过没几秒,他就恢复平静,然后用平和的声音答道:“那行吧。”接下来我乐乐呵呵的买了一个周的进口饮料招摇过市,有时还会故意当着他的面喝完之后咂咂嘴,感叹一句“真好喝”,然后马龙就会面无表情的看把毛巾甩到我脸上。“piapia”的,挺疼。再后来就是09年了,横滨世乒赛,这是我第一次和马龙配男双,看着他比赛时认真的侧脸,我的心突然颤了一下,然后失手拉丢了一个球,再然后,我俩就输了,屈居亚军,但马龙好像还挺开心的,站在领奖台上,我侧过脸看他嘴角上扬的弧度,然后我也乐了。比赛结束了,马龙乐呵呵的请我吃了一顿烧烤,那天晚上我喝了点酒,回去的时候马龙看着走的东扭西歪的我,主动拉起了我的手,但我现在还记得,马龙的耳朵,是红的。后来我总会假装自己喝多,然后让马龙牵着我回去,所以在马龙的记忆中,我的酒量一直很差,但他不知道,我的酒量,从小就练出来了,不过这都是后话了。11年的鹿特丹是我俩的福地,我俩一路进军杀进决赛,比完我就和马龙说,咱俩是凭着一股冲劲和傻劲,战胜了马琳和陈玘,赛后颁奖的时候,我和他一同捧着奖杯,却想起比赛之前他故作冷静的安慰,其实我并不是很紧张,马龙可能自己都不知道,当时他坐在那手不停的攥着衣角,我不大好意思直接安慰他,就装出一副比他还紧张的样子给他一点安慰,再后来我俩就赢了,赢了之后回队里,我乐呵呵的逢人就吹嘘和马龙配双打的默契一般人都没有,后来吹的秦指导看不下去了,又和蔼的罚我跑了一个万米,然后我就“沉默是金”了,比赛过后,马龙的脾气变得异常大,和个十四五的叛逆少年一样,天天和老秦对着干,俩人两天一小吵三天一大闹,气完老秦还来找我泄火,我开始还忍着,后来学聪明了,看见他一往我那里走我就跑开,不和他吵,其实我也挺生气的,没做错啥还老挨骂,那一段时间,我和张继科的关系突飞猛进,总去看跑车,有时候我也陪他逛逛三里屯,那些天马龙对于我,就和一个透明人差不多,我就装作看不见他的样子,可心里还是有点难过,天天祈祷他快点变回来,后来马龙发了个短信,说要请我看电影,我先是开心的蹦上张继科的床蹦跶了几下然后被他一脚踹下来,趴在地上的时候我突然冷静了,想想他之前的态度,我没有回应他的邀约,呵呵,赌气似的。然后第二天晚上他就找上门来了,我听着脚步声就知道是他,我纠结了一秒钟还是给他开了门,可我看到他的时候还是不由自主瑟缩了一下,可他却和原来一样温柔笑着把一箱子饮料搬进我宿舍,“给你道歉的”他说,看着他额头上亮晶晶的汗珠,心中突然有一种温暖的悸动弥漫开来,我强迫自己压下这股悸动,装作傻乎乎的乐呵着一把把他扑倒在床上“师兄你真好!”我欢呼到,然后被他扒拉下去,他坐起来,理理衣服,小小声的道“许昕,对不起”我心里的烟花哄的就炸开了,我原谅了他。和好之后,我每晚又照例去他那闹腾,然后侃大山侃到半夜。
再后来,我突然迷上了小众摇滚,每天晚上嚎几嗓子已经是惯例,然后每天都以张继科和马龙的联合暴打而结束。马龙太专一了,只听蔡依林和周杰伦而张继科一个大老粗,极少听歌,所以每当我热情的推荐那些小众摇滚的时候,总会得到马龙亲情奉送的一个白眼和张继科的嫌弃脸,我的热爱坚持了半个月后放弃了,我听都不想再听,手机里的歌删的干干净净,又过了快半年,我就改听杨宗纬和一些民谣了,那时候我的唱歌技术就相比原来好了不止一个档次了,看来我不适合摇滚,等一次cctv5找我们录歌,我可抓住了这次机会,卯足了劲儿唱,完事试听的时候发现,马龙心情莫名有点低落,我一想他那个小奶音其实也想笑,后来还是觉得安慰他一下,“师兄,这个歌蛮适合你啊,唱的不错。”马龙抬头看了我一眼,也乐了,张继科一脸嫌弃的看着我俩,突然感叹了一句“没救了”就走开了,留我俩在原地笑了个够。
14年的时候我换组了,从秦指导这换去了吴指导那里,刘指导宣布这一决定之后,我瞟了秦指导一眼,然后和他一样没什么表情的点点头,可我却下意识的避过了马龙的目光,我不想让老秦和他难受,于是我装着一如往常,每天乐乐呵呵来训练,和老秦撒娇,逗逗呆萌的小胖,去逼马龙叫我师叔。周末的晚上我买了一捆啤酒回来,坐在宿舍里一个人全喝完了,边喝边哭,张继科回来我也没理他,继续碎碎念,直到被一个温暖的怀抱拥住,我知道他来了,我安心的躺在他怀里,昏昏沉沉的听他安慰我,直到睡去。
我和马龙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冷战是在15年苏州世乒赛的时候,那时候单打双打混双都有我,训练强度过大导致了我肩伤复发,马龙急的要骂我,一张脸憋的通红,我抬起右手捏捏他的脸,告诉他我没事,但实际上马龙的担心是正确的,不出他所料,单打的时候我输在了1/8决赛,其实我当时心情听低落的,但为了晚上的混双,我强打精神拿下了冠军,后来和张继科的男双也拿下了冠军,我挺高兴的,估计马龙也是,我结束比赛他就给我揉了揉肩,我趁机靠进他怀里,在他脸上轻轻吻了一下,然后低着头装作愧疚的道“师兄,别生气了。”可他没什么大反应,还只是笑,我心沉了一下,马龙,你真的,只把我当师弟吗?
16年里奥要开始了,我却没有拿到单打名额,只拿到了团体名额,这打击对我着实不算小,我在一个月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消瘦下去,马龙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告诉我,你在团体赛的时候,是绝对主力,但真正到了团体第二场单打,我却输了,观众席上不少按耐不住的观众已经骂了出来,嘲讽的话语一句句砸在我身上,我深吸一口气,勉强稳住,最终男团还是成功夺冠了,领奖结束我就走了,没有过多停留,那个地方,太疼了,现在想起来,我对里约的记忆,可能只有和马龙的十指交扣还有老秦温暖的怀抱了。
回国之后我没有低迷多久,乒超联赛又开始了,国家队的这些人又开始连轴转,我俩自然也就很少联系,直到我俩带领的俩俱乐部PK的时候,才凑在一起吃了顿烤肉,那天晚上马龙喝的酒,我却买了一瓶水蜜桃味儿的饮料,他嘲笑我不爷们我认真的告诉他是爷们才要勇于挑战,那天晚上我俩没怎么吃,光顾着聊天了,出了烧烤店我气哼哼的怪他吃饭不认真,他笑着回我一句彼此彼此。那一次联赛的结果我早就忘了,只记得那天晚上他走在我身边,陪我在街上浪,直至深夜。
18年的时候我们都退役了,我的肩和继科的腰不允许我俩打下去了,马龙为了我俩也递交了退役申请,刘指导把我们三人叫去谈了谈,最后的结果是马龙留在男队当教练,继科去了女队帮孔指导,只有我没想留下来,最终决定回上海。我离队的那天,队员们都红了眼眶,小胖死死搂着我,哽咽着说了一句“你还没叫过我师兄呢,不许走。”我咧起嘴角,笑着叫了他一句“樊师兄”,然后狠心的扒开他的手,头也不回的往车上走,马龙拎着我的包,把我送进高铁站,我回过头,笑着把我的球拍递给拍“师兄,送你留作纪念。”心里暗叹,马龙,你真的会发现吗...我想了想,把自己提早写好的信也一并给了“这个,回去再看。”我希望他看见,但我希望他是在爱我的时候看见的,但马龙一言不发,只是深深的看着我,我离开之前和他对视了,但他眼中的情绪我一点也读不懂,那一刻我很想握住他的肩膀问他一句“马龙你究竟爱不爱我”可那太矫情了,那不是我,所以我笑呵呵的转身,笑呵呵的离开,马龙,我喜欢你,可我更希望你早一点爱上我。
回到上海我就担起了教练的重任,这是我才体会到老秦和吴指导的不容易,不少孩子球打得不错,可天天就和长了反骨一样,和你对着干,我每天累得闭上眼就能睡过去,却还是在等马龙的电话,可等了整整一年,除了节日的祝福,他什么都没说。马龙,我cnm!我在心里狠狠地骂他,骂过之后却又继续充满希冀的等,最后没有等到他的告白,等来的是母亲早已安排好的婚姻。我结婚了。我没有告诉国乒队的任何一个人,但我希望他会知道。
结婚的那天我愣愣的盯着门口,希望他可以出现,可是,他没有,我和他之前无比灵验的心电感应无影无踪,我苦笑了一下,收回视线望向我的新娘,微笑着给她带上戒指,微笑着亲吻她,最后我的眼圈还是红了,新娘体贴的凑过来抹去我眼角的泪水,善解人意的她没有问我为什么,我却主动笑着告诉她,没什么,太激动罢了。
我真的只是激动。
婚后的生活平淡无奇,我还是每天和孩子斗智斗勇,只不过这次不光是省队的孩子了,还有念珑,我的女儿,对,她叫念珑。
念龙。
念珑刚刚会说话的时候,我终于接到了那个心心念念的电话,虽然晚了,但是终于等到了,放下电话,我还是忍不住哭了出来,和个娘们似的,马龙,你现在可以笑我不够爷们了。
我抱着念珑去机场接他,他还是原来的样子,只是鬓角有了几根白发,我把女儿递到他怀里,我看到了他眼里存留的爱意和铺天盖地的苦涩,马龙,你终于,爱上我了吗?
他在这里只待了一天,晚上一起吃饭的时候,马龙不停的灌酒,我却没有伸手拦着他,看见他眼里的泪水,我突然觉得心很痛,原来我对他的爱,从来没有变质,也没有过期。第二天一早他就走了,我没有去送他,我躺在床上想,既然错过了,那就一错到底吧。马龙,我放下了,也祝你幸福。所以我也只是我起身走向厨房,一把将忙碌的妻子搂进怀里,在她耳边低声道“你是我的现在,和未来。”

【终】

评论(22)
热度(30)

© 秦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