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北

all蟒 楼诚 镇魂

Miss

错误太多一怒之下重发
伪现实向
ooc是我的
一发完
龙队第一人称

挺荒唐的。
当我心里冒出这个念头时,把我自己也吓得不清,彼时我正站在人来人往的机场,兜里揣着很久以前的那封信,有那么一瞬间,我想把那封信拿出来烧掉,可想了想,还是小心翼翼的把它叠好,塞进自己钱包的夹层里。然后向登机口走去,飞机上的座位依旧不是靠窗,不过这次坐在身边的人却不再是他,旅程中安静的有些过分,让我很不适应,甚至没了浅眠一会的欲望,看着身旁戴着黑框眼镜,用连着耳机的笔记本电脑聚精会神看着电影的小伙子,侧颜和他有几分相似,却不像他一样,每刻都在嘻嘻哈哈,我微闭双眼,抑制不住的回忆起来;要是原来,每当我回忆什么事的时候,他总会笑嘻嘻的对我说,你老了,现在没有人再对我说这句话,我却真的老了。
第一次见许昕是在06年,那时候我已经入队快三年了,和他比起来,自然算是有那么一点资历,一想到会有人管我叫师兄,我就抑制不住的高兴,尽管秦指导把他领到我面前时我有一点失望,他长得..嗯..勉强算是可爱,但我仍旧对他表现出了作为一个师兄最大的耐心和温暖,我一直认为,老秦对他和对我不一样,老秦对他比较宠溺,像是可以游戏人生的小儿子,而我却被要求的比较严格,像是必须子承父业的大儿子,不过没多久之后,我才发现,我想错了,老秦骂他比骂我狠多了,毕竟许昕这人懒懒散散的性格让他注定少不了挨骂,那时候老秦每次接受记者采访,都会吐槽一下许昕懒得不行的毛病,有一次练球,许昕的乌龟步连刘指导都看不下去了,和老秦站在一边,惟妙惟肖的模仿他,我站在一边,捂着肚子笑到不行,那时候许昕就停了手,下垂眼委委屈屈的朝我这里看过来,我愣了一下,接着又笑,但还是走过去对两位指导说:“我帮大昕练练。”其实那时候我的水平充其量也就一般般,可许昕那个委屈的眼神一下子激发了我作为师兄的博爱之心,于是我顶着被两位指导嘲笑的压力和他练了练,也许那天我手气真的不错,竟一连打出了四五个好球,许昕这回不委屈了,他眼神又变的有点幽怨,这时候老秦就走过来开始训他,让他把步子练快一点,老秦训话期间,许昕一直低着头,我想这次是不是好心办坏事了,愧疚的想要上前,却被老秦一个眼神瞪回自己的球台,一直到训练结束,我都没敢往许昕那边走,没想到他却走过来,一把揽住我的肩,他个子高,做这个动作一点不别扭,我有些不好意思,还没想好怎么开口,他开口一句话就让我仅存的愧疚之心消失殆尽,他说:“师兄你得请我喝一个星期饮料弥补我受伤的心灵。”我深吸几口气,告诉自己“这是我师弟,这是我师弟..”在默念了四五遍之后,我听见自己用平和的声音答道:“那行吧。”于是我的小金库有损失了一笔我自认为很肉疼的财富,那位当事人却毫不在意,每天拿着进口的饮料招摇过市,有时还会当着我的面喝完之后咂咂嘴,感叹一句“真好喝”通常我都会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得瑟,然后把毛巾甩到他脸上。后来就是不请他喝饮料了,许昕这得瑟的毛病也没改,那欠揍的样子我记得很清楚。再后来就是09年了,横滨世乒赛,我俩配合的不错,男双亚军,许昕不是第一次打大型的比赛了,男双也拿过冠军,我更是波澜不惊,所以这一次的庆祝就以一顿烧烤结了尾;11年的鹿特丹才是我们俩的福地,我俩一路进军杀进决赛,用许昕的话说,凭着一股冲劲和傻劲,战胜了马琳和陈玘,赛后颁奖的时候,我捧着奖杯,却想起来比赛之前许昕神经兮兮的乱走,然后突然一屁股坐在我身边,把头低下埋进我的臂弯里,我现在还记得他闷闷的声音,他说“师兄我紧张。”其实我比他好不到那去,那时候陈玘“双打得杀神者得天下”的名号响亮的不行,我们的胜率小的可怜,我清了清嗓子安慰了他几句,现在已经想不起具体的了,只记得大概意思是让他放平心态,尽力就好,再后来的事情我就记不清了,只记得我们两人上去比,然后赢了,赢了之后回队里,许昕逢人就吹嘘和我配双打的默契一般人都没有,后来吹的秦指导看不下去了,罚他跑了一个万米,这才消停,比赛过后,我的叛逆期来了,其他人青春期的经历,到我这里却晚了不止一星半点,那一段时间,我别扭的不行,秦指导叫我往东,我偏要往西,那段时间秦指导愁的不行,无论是找我苦口婆心的长谈还是和我脸红脖子粗的大吵一架,都缓解不了我别扭的性子,我那时候看许昕也不顺眼了,不再像一个师兄一样去照顾他,有时候和秦指导吵过之后还会把火撒他身上,后来许昕学聪明了,看见我一往他那里走他就跑开,不和我吵但也不再理我,那一段时间,他和张继科的关系突飞猛进,俩人一有假,就勾肩搭背的去看车,逛三里屯,那时我大部分的精力都用来和秦指导斗智斗勇了,并不怎么在意许昕的私人时间是如何利用的,可过了不久我发现许昕再也不再晚上来我这屋喳喳呼呼而是每晚和张继科侃大山时,我觉得我有必要和他缓和一下关系了,但悲催的是,许昕的私人时间都排的满满的,和张继科去看车展,和张继科去逛三里屯,和张继科去买有机蔬菜.....我发出的看电影邀约一连仨星期都没有回应,后来我想想,一咬牙一狠心买了一箱子许昕爱喝的饮料,亲自送到他宿舍去,打开门看到是我,许昕似乎瑟缩了一下,以为我要因为看电影的事骂他,我笑着把一箱子饮料搬进他宿舍,“给你道歉的”看着他惊喜的样子,我也笑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啊说什么,就被他一把扑倒在床上“师兄你真好!”他欢呼到,我费力的把这一米八多的大个子从我身上扒拉下去,自己坐起来,理理衣服,小小声的道“许昕,对不起”许昕笑着揉揉自己那一头乱毛,“师兄你想开了就好啦”啧,我看着他的样子,真傻,心里却涌出一点异样的感觉,可惜,那时候我还没有察觉到。和好之后,许昕每晚又照例来我这里闹腾,大部分时间带着张继科,很少时候是自己来,他俩总是笑话我中二,但有时候张继科会和我同一战线笑话许昕是盲打,也有时候许昕会拉着我一起嘲笑张继科的审美;后来退役了张继科还和我感叹过,就是那时候每晚的“秉烛夜谈”,成就了一个怼神,一个诗人,和一个内心强大却依旧中二的你,我笑笑,不可置否。再后来,许昕迷上了小众摇滚,每天晚上不嚎几嗓子他都难受,但几乎每天都以张继科和我的联合暴打而结束。我专一于蔡依林和周杰伦而张继科不怎么听歌,所以每当许昕热情的推荐那些小众摇滚的时候,总会得到我的一个白眼和张继科的嫌弃脸,许昕坚持了半个月后放弃了,听都不听了,我记得他再一次沉迷听歌已经是很久之后了,那时候,他改听杨宗纬的和一些民谣,那时候他的唱歌技术就相比原来好了不止一个档次了,而我还在原地踏步,一次cctv5找我们录歌,录完试听的时候我发现,仨人里我唱的最次,张继科是深藏不露,许昕是锻炼出来了,我当时心情莫名有点低落,许昕却笑眯眯凑过来“师兄,这个歌蛮适合你啊,唱的不错”我看着他笑的傻兮兮,自己也乐了,张继科一脸嫌弃的看着我俩,突然感叹了一句“没救了”就走开了,留我俩在原地笑的更欢了。
14年的时候许昕换组了,从秦指导这换去了吴指导那里,刘指导宣布这一决定之后,秦指导和许昕都没什么表情的点点头,可我知道亲手把小儿子送给别人,秦指导心里一定不好受,所以那几天我格外的乖,可许昕却一如往常,每天乐乐呵呵来训练,和老秦撒娇,逗逗呆萌的小胖,甚至还来逼我叫他师叔,我不知道他是真的乐观还是假装坚强,直到三天后,那晚张继科发了个短信让我过去,语气凝重的不像他,我匆匆赶过去才发现是许昕喝醉了,他那么大个子就蜷缩在床上,眼泪流的满眼都是嘴里还嘀咕着“老秦不要我了,师兄不要我了..”我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回头看张继科,眼圈也已经红了“要告诉老秦吗?”“算了,你先去我那里睡吧,我陪陪他。”那晚我就搂着许昕两个人挤在一起睡了一夜,我吻了他的额头,轻轻拍着他告诉他我们不会不要他,那是我第一次看见如此悲伤的他,从此我就知道,每当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他还能笑呵呵的时候,一定是在强装坚强,每到那些晚上,我都会去安慰他,哄他,直到他沉沉睡去。
我和许昕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冷战是在15年苏州世乒赛的时候,那时候单打双打混双都有许昕,训练强度过大导致了他肩伤复发,我去劝他让他别急,他却倔强的看着我,我急的要骂他,他反过来安慰我说师兄我没事,不出我所料,单打的时候许昕严重的肩伤让他输在了1/8决赛,我在他旁边的球台比赛,看着他叫了十分钟的医疗暂停,我承认,那时我经历的最漫长的十分钟,但出乎我意料的是晚上的混双决赛,许昕秉承着国家队不输外战的原则拿下了冠军,后来和张继科的男双也拿下了冠军,看着他眼中高兴却满脸掩不住的疲惫,我还是心软了,我拉着结束比赛的他给他揉了揉肩,许昕却趁机靠进我怀里,在我脸上轻轻“啄”了一下,然后低着头装作愧疚的道“师兄,别生气了。”我看着他变红的耳朵乐了,却不知自己的脸比他的耳朵红的还快,这次冷战无疾而终了,我却隐约发现,我好像不只当他是师弟了。
16年里奥要开始了,许昕没有拿到单打名额,只拿到了团体名额,这打击对他着实不小,我看着他短短一个月时间瘦了不少,尽管心疼,但我只是告诉他,你在团体赛的时候,是绝对主力,但真正到了团体第二场单打许昕输了的时候,我难受的心情完全超过了我成就大满贯的喜悦,我看着许昕愣愣的下来,我怒了,接下来的比赛,我再也没给对方留半点情面,最终,男团也成功夺冠,领奖的时候我攥住许昕的手,凉,我凑近看过去,发现他的睫毛上有微小的水滴,颁奖结束后有采访,刘指导笑呵呵的拉着我们要过去,许昕却背起包,向场外跑去,冲进了老秦的怀里,我看到老秦一直轻轻拍着他微颤的后背,然后领着他走了。我看着他离我越来越远,心中有些不是滋味,我宁愿回去让他把不快发泄在我身上,也不愿意在这里接受无聊的采访,想到这我愣了一下,我为什么这么在乎许昕呢,转念一想,我是他师兄啊,师兄就是这样子的,也就释然了。
回国之后许昕没有低迷多久,乒超联赛又开始了,国家队的这些人又开始连轴转,我俩自然也就很少联系,知道我俩带领的俩俱乐部PK的时候,才凑在一起吃了顿烤肉,那天晚上我喝的酒,许昕买了一瓶水蜜桃味儿的饮料,我嘲笑他不爷们他却说是爷们才要用于挑战,那天晚上我俩没怎么吃,光顾着聊天了,出了烧烤店许昕才怪我吃饭不认真,我笑着回他一句彼此彼此。那一次联赛的结果我早就忘了,只记得那天晚上陪他在街上浪到很晚,很晚。
18年的时候我们都退役了,继科的腰伤和许昕的肩伤都不允许他们打下去了,我想了想,也递交了退役申请,刘指导把我们三人叫去谈了谈,最后的结果是我留在男队当教练,继科去了女队帮孔指导,只有许昕没有留下来,他回了上海。离队的那天,队员们都红了眼眶,小胖抱着许昕不撒手,哽咽着说了一句“你还没叫过我师兄呢,不许走。”许昕红着眼眶却咧起嘴角,笑着叫了一句“樊师兄”,然后狠心的扒开小胖的手,头也不回的往车上走,我拎着他的行李,把他送进高铁站,许昕回过头,笑着把他的球拍递给我“师兄,送你留作纪念。”又在身上大大小小的兜找了一圈,递给我一封信“这个,回去再看。”其间我一言不发,只是看着他忙乎,然后沉默的看着他走远,突然回头笑着朝我挥手,我也生生挤出一个笑来,和他告别,回去的路上我想,属于我们的时代,终于还是落幕了。
回到队里的当晚就被一群小辈的拉出去喝酒,许昕的球拍被我摆在了柜子里,信也放进了抽屉,没想到,当了教练的我更加忙碌,许昕在上海也是一样,我俩联系也不再那么密切,一两个周联系一次已经很奢侈了,可我忘记了那封信,等我再见到这封信已经是将近两年之后了。那天晚上一个小队员来我这屋看比赛的技术分析,看到一半我电话响了,我出去接电话,却看见小队员突然可怜兮兮的探出半个头来,打口型道“龙指,我饿了..”我指了指柜子,示意他自己找找看,可等我打完电话回来,发现小家伙一脸愧疚的坐在那“龙指,对不起,我把这个拍子的胶皮弄掉了,不过龙指,这上面怎么还有字啊?”我愣了一下,接过来,映入眼帘的,是无比熟悉的字体“师兄,我这辈子最大的秘密,就是从仰慕你,喜欢你,再到爱上你。”我突然想起了那封信,我装作很冷静的样子关了电脑,对小队员说“你先回去吧”看着小家伙的身影消失在拐角,我疯了一般的寻找着,许多东西叮铃桄榔的落了一地我也顾不上,终于找到了,读完了,我无力地瘫坐在满地狼藉之间,我终于明白了我这么多年所谓的“师兄的博爱”都是假的,我终于明白了自己对他的感情。第二天我就从北京坐飞机去了上海,登机之前,我给许昕发了短信,他执意要来接我,我没有犹豫就同意了,我怕来不及,可是顺着通道出来我才发现,真的来不及了。许昕的怀里抱着一个小女孩,看见我出来,许昕笑着对小女孩说“念珑,叫干爸”小女孩脆生生的喊了一声“干爸”,我压住心中的苦涩,接过许昕怀里的小女孩,边逗她边问许昕“你女儿”“是啊”“你妻子呢?”“她今天加班。”“哦......”“........”许昕沉默了一会儿“师兄,晚上一起吃个饭吧”“好...”我不再一心两用,专心的和怀里的小女孩玩闹起来,许昕就在一旁笑着看我们闹。晚上许昕的妻子准时出现了,是一个很识大体很体贴却又很幽默的女子,看着许昕现在的生活,我笑着说了一句“真心替你高兴”然后一饮而尽,那天晚上,我数次笑着举杯,可眼里全是泪;后来许昕让他的妻子带着小念珑先回家,小念珑依依不舍的亲了一下我的脸,乖巧的道“再见,干爸”我笑着和她说再见并承诺下一次给她带个礼物来,看着她们走远,许昕的眼泪还是掉了下来,我拉着他向我住的地方去,冷风一吹,我的酒醒了不少,到岔路口时我停住了脚步“许昕,你回去吧,我明天一早就走了,队里还有事呢。你也回去早点休息吧吧。”“好,马龙”他顿了顿,又改口道“师兄,路上小心,一路平安。”和上次一样,我目送着他再一次离开,然后撕碎了那张一周后的机票,转身同他背道而驰。
回到北京之后我去纹了身,小臂内侧一个暗青色的“miss”,后来的小队员问我在想念谁的时候,我总会告诉他们
“不仅是想念,还是错过。”

评论(8)
热度(32)

© 秦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