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北

all蟒 楼诚 镇魂

今生约定他生再拥抱

此篇灵感来自于很久之前的名朋语c



“张先生,您得的病是胃癌....本院的医疗水平是远远不够的,怕是...治不好了”医生短短的一句话打破了张日山想和伴着张启山一辈子的愿望....

张日山苦笑着将诊断书手揉成一团,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啪”的落进垃圾桶中,'自己....怕是真的不能再活太久了吧....更别提一直陪着他了.....'这样想着,心底的苦涩蔓延开来,张日山终究下定了决心,要交给亲兵如何伺候他,让亲兵了解他的喜好厌恶,'这样,佛爷会活的称心一些,即使我走了……'夜已深,但张日山依旧在写信,把这些年没有对佛爷说过的话全都写上来,让他慢慢去读吧,待到教的亲兵可以亲自伺候他之时,自己也就可以放心离开了……第二日开始,张日山就不再自己应做的公务一个人大包大揽,而是开始指导那些亲兵帮忙,还把几个有厨艺天赋的兵带到厨房,教他们做张启山最爱吃的面,教他们如何给张启山冲咖啡,同时也在心底庆幸这一切佛爷都不知道..
最近张日山站在张启山身边时,胃也常常疼得受不了,但一直咬牙忍着,不希望他发觉自己的异样……过几日后,张日山连吃饭都变得困难,人日渐消瘦却依旧强打精神,佛爷好像还是没有发现,张日山暗暗松口气,想到'看来我走了,佛爷也依旧会活的称心如意,这便好了……'

张启山最近几日总是隐约觉得自家副官的精神头下去了,而且身体仿佛憔悴了许多,明明伤口已经痊愈,多次询问却都被副官搪塞了过去,烦躁的竟然差点去找八爷算一卦。直到近日多次看到一个亲兵在那人房中进出,细细问了那亲兵却也并不知缘故,只是他的反常让自己心中惴惴不安。上午叫解九来府中一看,摇着头告诉自己大事不妙。
紧蹙眉头推开副官房屋的大门,触及到门把的冰凉传至心口,在体内尽数循环。看到那人正在办公桌前认真写着什么,踏着军靴走过去,手指敲打桌面,“你最近究竟瞒了我什么?”副官不紧不慢的止笔,抬头看人,眼中满是笑意却闪过一丝慌张,心中暗叹'他还是察觉了'口中却答道“属下并未有事瞒着佛爷”张启山闻言眉间川字更深,覆上那人的肩头摩挲着与自己质地相同的布料,语气虽然沙哑却铿锵不容反抗。“没有事你为何要突然想起培训亲兵?”“佛爷可用的兵太少了,自然要培训几个”副官笑着回答,胃却偏偏在这时疼了起来,只得用手死死抵住,装作慵懒的样子缩进转椅中,不愿让自家佛爷察觉;张启山眉头微皱,一个健步冲上前去,紧紧握住副官的手,心道真是瘦了一圈儿,都有些硌手了。盯着人略微苍白的嘴唇,心中颇有些不悦,“若仅仅如此,进来憔悴许多又是为何?”“佛爷,近来公务太多,熬夜太晚罢了”副官笑着回握那人的手,胃却疼的愈发变本加厉,冷汗顺着瘦削的脸庞不断滑落,张启山是谁啊,是战无不胜百无禁忌的张大佛爷,自然敏锐的察觉到副官隐忍的痛苦,伸出手捧着那人的脸汗水尽数藏在掌下,暗暗心道解九果然说的没错,看这样子,这人不仅瞒了自己,情况可能不容小觑。“副官,你跟在我身边多年,我自认为应该是最了解你的人,你又何必有事瞒我?”“属下真的未瞒着佛爷什么事”张日山拼命忍着胃中带来的强烈不适感,心中暗道'佛爷,这怕是最后的几次亲近吧,就让我,自私这一次吧……'张启山微愣,凑近人的脸鼻尖擦着鼻尖掠过,唇角微磨着人的耳廓,眼中装满了看到那人明显痛苦的心疼。“九爷已经和我说过了,你的身体肯定是沾染了什么重病。副官,我张启山说过要陪着你,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如今你这是要我食言么?”“佛爷一向说一不二,但这次,佛爷就破例食言一次吧”张日山苦笑着看向人,承认了自己的身体状况,“佛爷,属下自知命不久矣,还望佛爷,忘了我吧”语毕,伸手轻轻推开了张启山。张启山垂眸遮住眼中愠怒神色,长臂一捞将推开自己的人揽入怀中,下巴抵在人的肩上,目光如炬却没有对焦似的盯在书柜上。“我张启山一言九鼎,不会食言,更不会忘了你。你现在这样反而是让我心中更加多了份难受。”“佛爷”张日山轻轻唤人一声,似乞求又似在撒娇“忘了我吧,副官定会有比我更好的”话虽这样说,但手却死死搂住人不愿松开,张启山轻笑着轻轻拍搭着人搂住自己的手,目光定格在眼前的书柜上,叹口气紧紧抱着人儿。“最好的就在眼前,你还要我去哪里找?”张日山自得病以来,也是没好好休息几天这会大概是真的精神不济,不一会竟靠在张启山温暖的怀抱中阖了眼,沉沉睡去,张启山在等自家副官的回答,可半晌怀中没有声音,副官沉重的呼吸渐渐平息起来,眉头紧紧蹙在一起,他暗暗一笑,微低下头轻触人的唇瓣,蜻蜓点水般一贴即分。“好好休息,我定不会让你有事的。”

自那日张日山在自家佛爷怀里不知不觉睡着后,身体便一日不如一日,从一开始的吃不下饭已经渐渐发展的喝些水进去都十分困难,但为了把佛爷在自己的记忆中多多留存,还是日日站在人身旁帮忙,尽管张启山总是心疼的反对自家副官再来帮他,但他还是固执的来到张启山身边,不料副官站了不至半日就眼前一黑昏了过去,意识渐渐模糊,只记得自己跌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待副官再次睁眼之时,已是一片漆黑,只隐约感到自家佛爷在身侧轻轻握住自己的手,却一言不发,副官清清嗓子,笑着开了口“佛爷,为何不开灯啊”话音刚落却感到佛爷的手分明一紧,叹了口气却又笑了,'哪里是没开灯啊,明明就是,自己,看不见了,还好,那人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早一已被我留存在记忆中,但这一次,我真的没有理由不离开你了吧,一个废人,如何去给你当副官呢?'思索良久的张日山开了口“佛爷,属下不适合再做副官了,属下请辞……”张启山本就为副官的昏倒而自责,此时听着人有气无力的声音心中不免沉闷起来,握着人手的力度加大了几分,感受着不平常的冰凉,温度一路传至心头。“为何还要执着此事?我都说过了,有你在便是最幸。”“那佛爷您可已经想好?我是个废人,怕是以后走路需要人的帮助,会拖累您一生的”张日山抓住自家佛爷的手装作一副不在意的样子笑着说到,张启山看着人微勾唇角,凑近那人鼻尖擦着鼻尖,感受深浅不一的呼吸。“一生是有,拖累可没有。”张日山惨白的脸终于微微变红“佛爷陪我出去走走可好?以后怕是很难出去走走了……”从来没服过别人叹过一口气的张大佛爷此时却轻叹口气起身给人拿了一件墨绿色貂皮披风,自身后给人披上,扶着肩握着人的手指路。看那人还是走的犹犹豫豫,大手缠过手臂,“有我在,放心走便是。”副官冰冷的手紧紧抓住自家佛爷的手,这才放心的一边向前慢慢走着“佛爷,外面天气还好吧?”“那是自然,近日长沙天气好得很。天佑长沙,你也会平安无事的。”张启山一边笑着凭感觉扭头问人脚步慢了些许,搀扶着人从后门走出去,张日山不在意的笑笑“若是用我一命可以救整个长沙城百姓的性命,也值了”“长沙百姓由我和众多长沙儿女来救,为何要用你的性命来换?况且于我来说,这交易并不值。”搂着人肩膀的手紧了紧,指甲微微陷入墨绿色的布料中,手上的青筋无法抑制地突起。似乎是感觉到了扶在自己肩上力量的突变,张日山费力摸索到人的手,安抚的轻拍好气又好笑的道“佛爷勿怪,我就是随口说说,怎么,佛爷怕了?”张启山听到自己副官的语气心中一闷,扳过人的脑袋大手插入柔软的碎发中,毫不犹豫地对准人的嘴唇重重地吻了下去。“怕与不怕,又如何?”“属下只是意外,百无禁忌的佛爷也会怕?”轻轻拭下嘴角,张日山用调笑的语气对人道“我自然是不怕,只是不知副官在怕什么?”张大佛爷双唇分开,眯眼看着人嘴角调笑的弧度。“我怕你离开”话音未落胃痛便又一次发作,张日山死死抓住自家佛爷的手臂“好疼”声音已然变得嘶哑,张启山听了人的表白,心里甜着呢,不料自己一句“我也怕你离开”还未说出,便听见见那人沙哑到自己都感觉出疼痛的声音,将那人一把抱起来,心中不免几分慌乱。“别怕,我这就带你去解九那里,一定会有办法的。”乱了手脚的张启山一路上抱着人行色匆匆来到解九的府上,将副官安顿在柔软的沙发上,把人被汗水浸湿贴在额上的碎发捋开,紧紧握着人的手。“会没事的…没事的”“佛爷,属下怕是撑不了很久了,佛爷,下一世我还做你的副官可好”张日山费力开口,笑着,嘴中却呛咳出一丝猩红,张启山目光如炬地盯着人,却忍不住被水雾氤氲模糊了视线几滴滚烫的泪灼的副官的手微微一抖,滑舌扫过一排牙齿,起身将人揽入怀中。“闭嘴,我说了,会没事的。”“佛爷,该说的的话还是要说出来,佛爷,莫哭,注意身体,新副官会好好照顾你的……”张日山一字一顿费力说完后就靠在人怀里不再言声,只轻轻拽着人的骨节分明的大手,张启山反手握住任拉着自己的手,眼眶微微发红盯着站在一旁的的解九,却只换来一声轻叹。转头捧着人的脸细细端详,忽的想起为人改姓张时人的喜悦,转眼却物是人非。“没有什么新副官,我的副官,只你一个。”

张日山笑了,笑着笑着就流了泪“佛爷,咱们回家可好?我要回家”乞求的语气,无神的眼睛凭着感觉看向自己深爱着的人,张启山缓缓起身一把抱起人,嘴唇在人冰冷的脸上行走,竟然神似当年痛失爱妻的二月红,了无生气,一瞬苍老,跌跌撞撞却怀抱依旧踏实地走出门,披在人身上的披风迎着风掠过木门。“好,我这就带你回家。”张日山微闭双眼靠在人怀里,苍白的脸上出现一丝红晕“佛爷,不急,走慢些,我想和你单独在一起……”“好,你若喜欢,我便一直陪着你。”张启山微垂眸,停在一棵樱花树下,真真清风吹过簌簌落下小巧的花瓣落在人的头顶,微颤双臂替人轻轻拂去。“佛爷,哪还有‘一直’啊,听我说,佛爷,不许打断我,新副官已经给你找好了,我死之后,就由他来接替我,还有,尹小姐是真的喜欢你,你还是娶她吧……反正我不会看见,佛爷,下一世,我还做你的副官可好?”张启山闻言内心深处重重一沉,将人放至台阶上紧紧抱着,凭借着月光看清楚唇红齿白的面容。“我说有一直,就一定会有的,他们所有人我都可以不要,有你一人便是足够。”“佛爷....启山哥”张日山抬手费力勾勒着人棱角分明的脸庞“属下原本不信命,现在,我信了……佛爷,启山哥......我累了……我先睡了……下一世再见吧…”张日山的手无力垂下,无神的眼慢慢阖上……张启山目光空洞无光地盯着人,藏在眼眶许久的泪水终于自脸颊的轮廓滑下,滴在人不再颤抖的睫毛上。再无更多,只是晶莹剔透,久久不落。
“今生约定他生再拥抱。”

评论(6)
热度(35)
  1. 张起灵秦北 转载了此文字

© 秦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