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北

all蟒 楼诚 镇魂

【启副/副八】拂身过红尘意


ooc是我的....渣文笔轻喷......
这篇是八爷视角...

最近的佛爷不大对劲,看我的眼神多了几分敌意
原来在张府可以从早待到晚,
现在不到半天,佛爷就下了逐客令
虽然不解,还是耸耸肩回了自己的小香堂
到底为何呢?
我就这么呆坐着思考了一下午,直至小满进来
“八爷,张副官来了”
我“腾”的起身,看来这问题大概就出在小副官身上
这佛爷也真是的
不就是和小副官说笑的多了一些吗,再说
我齐老八就不能有心上人啊
胡思乱想着答了一句“快请进来”
这小子一进来吓了我一跳
满身酒气,白皙的脸庞更显苍白,上挑的桃花眼微红,似含着一汪春水
真是更好看了!
还没等我说什么,这小狐狸就直直倒在我怀里,边抽噎着边说
“八爷,佛爷和尹小姐要结婚了”
“八爷,你说佛爷是不是不要我了...”
就在我边安慰边要扶他去床上躺着时
他挣开了我
“八爷,我不能呆在这里,我..”话没说完就又一溜烟的跑了
我看着他的背影笑了
“敬之,他不要你,我要你..”喃喃自语
我从不自欺欺人,我知道他没听见
第二天我就被“请”去了张府
“老八,敬之是不是在你那里?”
我这才知道,敬之彻夜未归,佛爷派出数人寻找也无果
“佛爷这事大概就要问自己了,老八并未见到副官”
“陆建勋!”
“老八你说什么?”
“佛爷,副官,会不会被陆建勋带走了?”
“老八你先回去吧”
“佛爷....”不甘的话语到了嘴边又咽下
你不救是吧,我救!
起身离开张府,转身去了陈府
“陈皮,请你帮帮忙,救出张副官”
“好啊,给我跪下”
为了敬之,这屈辱又算什么
直直跪下,对着陈皮
“还请四爷出手相救”
“好,待我准备一下”
陈皮不愧是陈皮,不费吹灰之力就救出了敬之
看着完好无损的他靠在陈皮身上出来咧着嘴对我笑时
我的眼眶不知为何变得湿润
“走吧,先去我那里好好休息两天,多谢四爷了”
谢过陈皮就带着副官回了香堂
因为怕陆建勋给他留了内伤所以还是找来了医生
不料医生的一句话打碎了我和他相守一生的梦
“他体内被注射了五绝散融成的毒液,若不及时服下墨麟草,活不过七日”
“多谢...我知道了”
打发小满送走了医生,濒临绝望的我突然想起新月小姐有此种药
我满怀希望的来到张府,但我隐瞒了中毒的人是张副官
跪在张启山面前,厚着脸皮开口
“佛爷,老八不小心中了一种奇毒,需要尹小姐的墨麟草作药引,还请佛爷赐药”
不料他冷冷看了我一眼
“新月说过,这墨麟草早就已经遗失了,抱歉,管家,送客”
我恨恨笑着起身
“张启山,你会后悔的”
回到香堂,看着熟睡的小狐狸
“抱歉,救不了你啊”
我在他床前跪了整整一夜,看了他一夜
第二日,掩去眼中的悲痛,笑着叫他起床
“呆瓜,起床了!不然没饭吃了哦”
接下来的几日
我带着他去了长沙城郊玩
看着他开心的样子我也挑起嘴角
殊不知自己的眼眶早已红透
果然如那医生所说
救他出来的第六日,他坐在那里毫无预兆的昏了过去
等他再醒来的时候,牢牢抓住我的手
“齐桓哥,我知道你爱我,但抱歉啊,我爱的是佛爷”
“齐桓哥,送我回佛爷那里吧”
笑着说完小狐狸就闭了眼,气息渐弱
我一直握着他的手,直到他气息全无,冰冷的手无论我怎样捂也不再温热
我缓缓松手,然后狠狠吻上他冰冷的唇
“记住,敬之,这一世,下一世,你都是我齐桓的人了”
看着他毫无生气躺在那里,我心中的恨意逐渐扩大
不加思索就奔去了张府
用我自己都没想到的力气狠狠推翻了张家屋里大多数的古物
看着满地的碎瓷放声大笑
“张启山,你亲手杀死了你的副官,你若把药给我,他又何必落得今日下场!”
看着张启山向外飞奔,我自然知道他去哪里
奈何自己跑的慢,等我回到香堂,看到的就是张启山搂着敬之的尸体撕心裂肺的哭吼着
我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一把推开张启山
“张启山他活着的时候你伤他至深,现在又何必来惺惺做态”
不料张启山毫不犹豫的吼了回来
“我就是嫉妒他和你走的那么近,他是不是喜欢你?是不是!”
我冷笑着看着他失态的样子,声音却不住哽咽
“敬之他...至死爱的都是你张启山,何必来找我讨说法”
不再去看张启山悲切的模样
拿出洗净的军装外套,认认真真给敬之穿好
“张启山,这辈子你没有爱他的权利了,还有,祝你和尹新月新婚快乐,我香堂里的东西佛爷随意拿,就当是给佛爷大婚的礼物”
“老八,求你,把他留下”
张启山哑着嗓子求我
想起敬之的遗言,叹气
“敬之的遗言说要和你走,你带他回张府吧”
轻轻取下敬之的肩章
“佛爷,这个留给我吧”
语罢手里死死攥着肩章,看着张启山抱着敬之离开......
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飘散在风中....
后记
后来齐家八爷收养了一个孩子取名齐羽,自念敬
见过这孩子的人都说,那一双桃花眼真是像极了张启山身边的那个张副官
长大后的齐羽告诉人们
八爷死的时候,手里紧紧的攥着军人的肩章,众人百思不得其解
只坐在桌边喝茶的陈四爷淡淡叹了一声
“用情至深罢了”



评论(1)
热度(36)

© 秦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