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北

all蟒 楼诚 镇魂

飞鸟过沧海【樊昕/微龙蟒】

ooc

他就这样结婚了?樊振东看着不远处许昕手上闪闪发光的小环,有些没缓过神来,昨天还和自己一起练球,今天却连退役申请都递交了,呵,要和马龙一起去德国定居了,刚刚周雨满脸神秘的告诉他,许昕和马龙,短时间都不会出现在大众视野了,明天就偷偷的离开,樊振东面上不动声色的哦了一声,手却紧紧的攥起,心中怒火滔天,许昕啊,你凭什么只瞒着我一个人,还装的不动声色,明明,是我先和你告的白啊,樊振东看着不远处腻腻歪歪的许昕和马龙,只是叹了口气,放下拍子往场馆外走,他知道现在自己急需跑跑步冷静一下,樊振东没有看到,在他离开后,许昕和马龙不约而同的望向他的背影,许昕的眼里满是不舍,马龙则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继而转向许昕“走吧”“……”许昕没有应答,直到樊振东的背影消失在场馆门口,方才面无表情的转过来。“谢谢了,师兄。”“他会明白的。”马龙没有回应许昕的感谢,没头没脑的回了这样一句,然后握住许昕冰凉的手向秦志戬的办公室走去。

秦志戬作为国乒队的教练,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场馆里,这间办公室他极少用,但现在他的两个弟子都准备离开,他反而落得清闲,在办公室呆的时间越来越长,看着马龙和许昕又推门进来,他笑笑“坐下吧,明天就出发了?”“嗯”应声的是马龙,秦志戬好奇的看了一眼沉默的许昕,才发现这位小弟子盯着自己桌子上的照片出神,秦志戬瞬间明了,许昕分明是在舍不得那个人。“咳咳”秦志戬清清嗓子“许昕,你这是为他好。”许昕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眼神里分明满是心疼的秦志戬,勉强笑了笑“嗯。”秦志戬看着许昕这副样子也知道有些心结不是别人可以解开的,“你们回去准备准备吧。”马龙拉起许昕,“秦老师,我们会回来看您的,always”这次开口的是许昕,秦志戬背过身去,挥挥手“去吧。”

马龙和许昕就这样去了德国,樊振东连他们什么时候离开的都不知道,他只是成天泡在训练馆里,把一个个白色小球狠狠击打在地,看着满地的球碎片突然笑出了声,然后眼角的泪水混着汗水滴在地上,樊振东,你把他忘了,你的世界里从来就没有那样一个人,从来没有。然后他抬抬手拭去汗珠,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他还是沉稳的新一任队长,还是强大的花季老将,每天练到最后一个离开,他不是看不见小队员钦佩的眼神,他只是下意识的避开,他知道,自己只是为了最后一个离开,避开所有人的视线痛痛快快的发泄一下,他蹲下,捡起一个被自己打碎的球,笑得自嘲,许昕,你看,这样我都忘不了你。

樊振东忘不了许昕,也忘不了自己给他的诺言。那天晚上许昕喝多了,大家都有些事情要去处理,樊振东走进包厢的时候,看到许昕醉眼迷蒙的看着他“力哥把我当成森哥的替身,张继科觉得我像江天一,哈哈,他们都把我当替身,你呢,在你眼里我又是什么?”
樊振东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打了个措手不及,他看着许昕满眼的泪水,心疼的很,可他明白,自己什么都没有,所以他蹲下,把自己最宝贝的手链摘下,带在许昕手上,他听见自己说“昕哥,等我拿到大满贯,正式向你求婚,等我啊。”他刚刚说完,马龙就急吼吼的推了门进来,和他点了下头,就把许昕搂进自己怀里柔声说了些什么,樊振东看着许昕安静下来,看着马龙抱着他离开,心中竟想到了一个有些滑稽的词“一对璧人”想到这他自己都乐了,然后起身付了钱离开。他不知道的是,许昕躺在马龙怀里,喃喃着的,是他的名字,是,樊振东。

“这次比赛,还是樊振东,周雨……去,地点,德国杜塞尔多夫……”教练又说了些什么,樊振东没有听见,他只听见德国,德国,心里突然冒出了一个念头,他要见许昕,他要见他,哪怕,只是让自己的那点小心思,死心塌地的消失,也好。
比赛进行的很顺利,樊振东照例拿到男单冠军,然后秦志戬耐不住他一直缠磨自己,告诉了樊振东马龙和许昕确实在杜塞,在离体育馆不远的公寓里,樊振东点点头,然后飞一般的跑出了场馆,拦住一辆出租车用蹩脚的德语告诉司机自己要去的地方,十分钟后,他站在了公寓门前。

开门的是马龙。
看到樊振东马龙愣了一下,然后扬了扬嘴角,“小胖,很抱歉骗了你。”樊振东站在门口,听着马龙用冷静的声音给他讲了一个他不知道的故事,就像赛后马龙照例在带着大家做总结一样,恍惚间他认为许昕还站在他身边,只是这次的总结,马龙只讲给他一个人,那个平日里嘻嘻哈哈的男子,为了爱人的未来,毅然离开,只希望自己的爱人能够专心打球,站上巅峰。故事的最后,马龙抱出一个精美的小盒子,樊振东打开,里面满满的,都是自己的照片,每一张的背面,都是许昕工工整整写上的一句话“就像飞鸟飞不过沧海。”樊振东的眼前突然模糊一片,连站的近在咫尺的马龙都看得不甚清楚。“樊振东,其实,许昕就在离你很近的地方。”马龙心下不忍,告诉了樊振东“其实许昕,他就在北京。”“哪儿??”樊振东急迫的盯着马龙“念冬,他开的酒吧。”樊振东点头道谢,抱着盒子转身,想了想又转回来,给了马龙一个拥抱“龙队,谢谢”明明马龙早就退役,他还是习惯性的叫他龙队,马龙愣了一下,笑了“樊队,不客气”
樊振东转身离去。他听见马龙在他身后说“其实我爱他,很爱很爱”,但他没有回头。
他只想着,我该去找回他了。

许昕起的很早,他照例套上黑色的外套,晃悠着走下楼,酒吧一楼住处二楼,他很喜欢这种省事又不算很闹的地方,所以就把酒吧开在了这里,他坐在位置上,照旧唱着杨宗纬和李宗盛,然后他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昕哥。”朝思暮想的人出现在眼前,反正都连声音都有些抖,可他还是拿出照片,郑重的说“飞鸟飞不过沧海,那就让飞鸟在原地等待,昕哥,我来找你。”
许昕原本有些发抖的手突然定住了,他抬抬手,拭去眼角的泪水。
“好。”

注:①“飞鸟飞不过沧海”一句并非原创
        ②大家猜猜秦老师桌子上放的是哪场比赛的照片??
        ③昕昕的酒吧名大家有没有看出亮点??

评论(3)
热度(23)

© 秦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