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北

all蟒 楼诚 镇魂

风絮满城

章柒
军训结束。
非洲人无误。
这章主龙蟒。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谢谢大家【鞠躬】
――――――――正文――――――――
局长府。
许昕送走了张继科,回到卧室,本想躺下休息一会,可思绪却总往马龙那飘,翻腾许久许昕终于睡着,恍惚间感觉有人坐到自己身边给自己掖被子,还握住了自己的手,许昕迷迷糊糊的想反握住,却又感觉那人松开了手,继而熟悉的气息包围了自己,轻轻的一个吻落下,许昕半梦半醒间呢喃了一句“师兄。”似乎听到一声轻笑,许昕想张开眼但困意渐起,半翻了身又沉睡过去。
军统局。
马龙坐在位子上,想想刚才回府办的事,总觉心上有几分不安,“高远!”马龙起身叫了林高远进来,“把继科放了吧,如果伤的太厉害,送去最好的医院,把他给我治好。”“是。”林高远点头应下准备回府。马龙看着林高远离开如释重负般坐在椅子上,“看看我现在……哪还像马龙啊……”马龙颓然的点起烟,把自己的表情隐藏进模糊的烟雾中。
局长府。
沉睡的许昕突然感觉肩膀一阵刺痛,疼得他满头冷汗的醒了过来,“嘶……”费力的活动了肩膀几下,许昕的睡意退散,他轻车熟路的够到床边的拐杖,来的马龙这儿的这段时间
他开始练习自己撑着拐杖慢慢挪,现在看来效果还不错,许昕看着自己满意的想,慢慢走出卧室,却发现马龙的书房隐隐有些响动,“回来了?”许昕玩心大起,慢慢走进马龙书房,打算吓唬马龙,这是他和马龙从小就玩的把戏,现在再玩起来,自然毫不费力,然而出乎了他的意料,书房的灯亮着,但里面的人,是林高远半扶半抱着受伤的张继科,看到许昕进来,林高远惊愣的看着许昕,“他怎么回事?”许昕看着左手还滴着血的张继科,恶狠狠的问了一句,林高远吓得抖了一下,他忘了这位也曾是北平鼎鼎大名的蟒爷,在他的印象里,许昕一直是坐在轮椅上白着脸虚弱的样子,“……”许昕看着林高远没有动静,又欲开口质问,却感觉一阵眩晕袭来,直直倒了下去。“许先生!”
军统局。
马龙静静抽完一支烟,明明林高远办事他一直放心,但这次,心中的不详感却越来越大,电话铃突兀的响起“喂?”马龙快步去接,当听到电话内容后,无视敲门的新任副局长,径直离开。
局长府。
雕花的实木大门被恶狠狠的踹开。“林高远!”“局长,林副官送张先生去医院了。”管家看着马龙这样子也吓了一跳,急忙站出来,“许昕呢?怎么样了?”“许先生现在昏迷着,医生叫来了。”马龙未听管家说完就径自走去主卧,看着脸色苍白昏睡的人,马龙的心狠狠疼了一下,继而袭来的就是铺天盖地的怒火,看着身侧欲言的医生,马龙压抑了情绪“说。”“许先生的身体情况局长原来也知道,到了严冬就极易生病,今日急火攻心促发了,还需好好调养。”名叫周雨的小医生不卑不亢的说着,他是樊振东的至交,在樊振东离开北平之前被嘱咐好好照看许昕,同时兼任着找到局长府里的机密资料扳倒马龙的任务,这次机会,他光明正大的进了局长府,只是关键的资料,他找遍了书房和卧室都没有,此刻他边不紧不慢的和马龙汇报许昕的病情边思索着机密文件的所在之处,但并未再有发现,周雨暗叹,只有下次再来碰运气了。“你回去吧。”马龙听完周雨的话一肚子的火都变成了内疚,冲着周雨说了一句就转身搂住床上的人,轻轻抵住他的额头。
“对不起……”

评论(8)
热度(19)

© 秦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