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北

all蟒 楼诚 镇魂

罅隙

这几天一天一点费劲力气可算打出来这篇
这个很久之前就要写了
算一篇点梗吧 @惊蛰
龙蟒/獒蟒

以下正文
――――――――――――
我是马龙。
马到成功的马,龙飞九天的龙。从名字就看出家里人对我的期待有多大。但我厌烦得很。
对他人而言,我身上的标签只有两个,重点高中的好学生,马家的少爷。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我生活的地方是个小城市,从校门出来,左右两个方向决定了一切,左边孤零零的两栋别墅,我住在其中之一,另一栋住着我的好哥们张继科,痞里痞气的坏小子,却不坏自己的未来,能这样的人不多,但出乎意料的合我胃口,所以他是我兄弟。出了校门右拐,穷人们住的筒子楼一幢幢勾肩搭背般立在那儿,楼下永远充斥着各色吆喝声,用张继科的话说,那儿才是烟火人间,我和张继科如同我们俩的房子一般,在小城里格格不入,校服对于我们来说,聊胜于无,张继科永远都是一身黑,春秋黑色卫衣,夏天黑色T恤,冬天黑色羽绒服,我总是白衬衣贴身,在根据天气加减衣服“装乖。”这是张继科给我的评价,他自己觉得过分中肯,但我喜欢这个评价。我和张继科每天浪荡在校园的角角落落,热爱旷课却总是成绩突出,交换收到的各色各样的情书,然后点根烟在上面烫出一个个洞,千疮百孔后随手扔掉,不是没有真心,只是掏心掏肺,见光死,我会厌恶如果自己那个样子,张继科也一样,这样无趣而规律的生活一直延续到第二年秋天戛然而止,因为他出现了。
他叫许昕,比我们小一届的学弟,在他们那一届极受女孩子欢迎,如果仅仅是这样,他不会勾起我的兴趣,但他在我和继科抽烟的时候走过来了,那个被阳光布满的操场只有着一小片阴影,畏畏缩缩的窝在一个小角落,我和张继科最喜欢这里,少有人发现,静谧,冷清,但那天他走过来了,脸上是好奇和探究“哪一位是马龙学长?”我看见张继科微微皱眉,似乎太阳照进来一般,我掐了烟“我是。”他笑笑,眉宇间还有几分局促“校长叫您过去。”我对他这种客套感到几分别扭,于是我没说话,也没动,他也就安安静静站在那,好像在等我“去吧。”张继科开了口,我和许昕对视,才看见那下垂眼里满是无措,“你还挺善良。”我回头对张继科说了一句,许昕太小,他没有听懂,眨着眼来回看我和张继科,我笑笑,起身离开。走出很远,想起那个高瘦的少年,还是忍不住回了头,他还站在那,被继科揽住了肩,我冲张继科比了个“加油”手势,他眼神很好,看得清楚,我看见他回了我一个中指,我耸耸肩,回身继续走。
张继科是gay。他清楚,我也清楚,但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爱情的概念,在我脑中从未成型,一次也没有,所以每每女孩子对我说出喜欢二字的时候,我总是温和而不着痕迹的谢绝,张继科一般都直接拒绝掉,“薄唇的人薄情。”他总是这样告诉我。很多女生后来对我俩望而却步,然而下一届下下届乃至初中部的女孩子,还是来的和轰炸机一样,让人猝不及防。后来我俩单独出行干脆都拉上许昕,他倒不抗拒,那天之后他和继科就成了好哥们,却出乎意料的更加依赖我,他叫张继科黑狗子,却总是叫我哥哥,下垂眼让他看上去愈发温顺,不是阳奉阴违的假温顺,所以我接纳了他,“你倒真像他哥了。”张继科看着就着我的手一口口吃饭的许昕感叹,这时候许昕总是跳起来含糊不清的冲继科喊“黑狗子你嫉妒,你大爷的”张继科看我笑得见牙不见眼,就问我“你听见他说啥了?”靠回我身上的许昕就拍拍我端住饭盒的手,我也总是配合的摸摸他的翘起的一撮头发然后慢条斯理的告诉张继科许昕说的话,然后看着张继科黑着脸靠近许昕和他闹成一团,我点根烟安安静静的坐在一旁,看着他俩,不知为何,心情蓦的变得很好,初中那点匮乏的语文知识突然冒出,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然后我就笑了。
张继科和许昕表白了,许昕同意了,我是见证人。我站在他俩旁边,看着张继科笑眯眯拉住许昕的手,两人交换了一个吻,我站在一旁看着,突然感觉自己刚刚成型的爱情胎死腹中了,那一刻我也想拉下许昕的手,他的手好看,纤细而修长,我曾把他的手攥在自己手里,如同珍宝一般,只是现在我握不住了,我把手背到身后,不轻不重的掐了下自己的手心,然后笑眯眯的搭住他俩肩膀推着他俩去穷人区的一家小馆子,这里的菜我很喜欢,平淡的,像我一样,所以这是我的伊甸园,但这次,他们闯入了,是我亲手把他们带了进来,我的爱情死了。我的怯懦扼杀了我的爱。我后悔了。
那天晚上我喝醉了,恍惚间我觉得张继科离开了,恍惚间我趴上许昕的后背“许昕,我爱你。”回应我的是长久的沉默,就在我即将睡过去的时候,我听见许昕沙哑的声音“马龙,继科他对我很好,我怕他走。”我听见自己安静了一秒,然后说“嗯。”
拉长这一秒,泼凉这肆意的嘲讽,我该报以多大的欢情送走你,感谢你给了我体面的离场。没有满目疮痍,没有恶语相争,没有最后的停留。①
回家之后,我把自己真正想说的写在了本子上,我想问他“许昕,你怕他走,你怕不怕我疼。”那天晚上继科离开又出现,我不知道他听到了多少,但自此之后,我们之间的关系有些变了,张继科每每看到我的时候,总会紧紧握住许昕的手,像嘲讽,也像宣誓主权。
我放弃了。烟酒的麻痹足以让我忘掉一些什么,我还是不懂爱情,也又开始张继科一起游荡在校园里,抽烟,甚至第一次挥了拳头,心里的那点孤勇,全都给了许昕,我真的不懂爱情了,也还会有女生自以为是的找我来质问感情,但我却没像以前一样抢先开口回绝,我静静的听着,沉默的走开,犹如得了失语症。我从来,都不是什么绝顶才俊,也不是放浪到可以随意招惹的少年,我心里总还有一个他,放不下,戒不掉,尽管他不属于我。
我叫马龙,我的秘密是那个叫许昕的男孩子,黑夜袭来的时候我总会失去理智的思念他,然而清醒的瞬间也只剩下满身的伤痕的满心自嘲,我也只是,马龙,而已。

①节选于一篇文章,我很喜欢的。

评论(15)
热度(23)

© 秦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