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沙师弟

蟒吹

飞鸟过沧海【樊昕/微龙蟒】

ooc

他就这样结婚了?樊振东看着不远处许昕手上闪闪发光的小环,有些没缓过神来,昨天还和自己一起练球,今天却连退役申请都递交了,呵,要和马龙一起去德国定居了,刚刚周雨满脸神秘的告诉他,许昕和马龙,短时间都不会出现在大众视野了,明天就偷偷的离开,樊振东面上不动声色的哦了一声,手却紧紧的攥起,心中怒火滔天,许昕啊,你凭什么只瞒着我一个人,还装的不动声色,明明,是我先和你告的白啊,樊振东看着不远处腻腻歪歪的许昕和马龙,只是叹了口气,放下拍子往场馆外走,他知道现在自己急需跑跑步冷静一下,樊振东没有看到,在他离开后,许昕和马龙不约而同的望向他的背影,许昕的眼里满是不舍,马龙则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继而转向许昕“走吧”“……”许昕没有应答,直到樊振东的背影消失在场馆门口,方才面无表情的转过来。“谢谢了,师兄。”“他会明白的。”马龙没有回应许昕的感谢,没头没脑的回了这样一句,然后握住许昕冰凉的手向秦志戬的办公室走去。

秦志戬作为国乒队的教练,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场馆里,这间办公室他极少用,但现在他的两个弟子都准备离开,他反而落得清闲,在办公室呆的时间越来越长,看着马龙和许昕又推门进来,他笑笑“坐下吧,明天就出发了?”“嗯”应声的是马龙,秦志戬好奇的看了一眼沉默的许昕,才发现这位小弟子盯着自己桌子上的照片出神,秦志戬瞬间明了,许昕分明是在舍不得那个人。“咳咳”秦志戬清清嗓子“许昕,你这是为他好。”许昕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眼神里分明满是心疼的秦志戬,勉强笑了笑“嗯。”秦志戬看着许昕这副样子也知道有些心结不是别人可以解开的,“你们回去准备准备吧。”马龙拉起许昕,“秦老师,我们会回来看您的,always”这次开口的是许昕,秦志戬背过身去,挥挥手“去吧。”

马龙和许昕就这样去了德国,樊振东连他们什么时候离开的都不知道,他只是成天泡在训练馆里,把一个个白色小球狠狠击打在地,看着满地的球碎片突然笑出了声,然后眼角的泪水混着汗水滴在地上,樊振东,你把他忘了,你的世界里从来就没有那样一个人,从来没有。然后他抬抬手拭去汗珠,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他还是沉稳的新一任队长,还是强大的花季老将,每天练到最后一个离开,他不是看不见小队员钦佩的眼神,他只是下意识的避开,他知道,自己只是为了最后一个离开,避开所有人的视线痛痛快快的发泄一下,他蹲下,捡起一个被自己打碎的球,笑得自嘲,许昕,你看,这样我都忘不了你。

樊振东忘不了许昕,也忘不了自己给他的诺言。那天晚上许昕喝多了,大家都有些事情要去处理,樊振东走进包厢的时候,看到许昕醉眼迷蒙的看着他“力哥把我当成森哥的替身,张继科觉得我像江天一,哈哈,他们都把我当替身,你呢,在你眼里我又是什么?”
樊振东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打了个措手不及,他看着许昕满眼的泪水,心疼的很,可他明白,自己什么都没有,所以他蹲下,把自己最宝贝的手链摘下,带在许昕手上,他听见自己说“昕哥,等我拿到大满贯,正式向你求婚,等我啊。”他刚刚说完,马龙就急吼吼的推了门进来,和他点了下头,就把许昕搂进自己怀里柔声说了些什么,樊振东看着许昕安静下来,看着马龙抱着他离开,心中竟想到了一个有些滑稽的词“一对璧人”想到这他自己都乐了,然后起身付了钱离开。他不知道的是,许昕躺在马龙怀里,喃喃着的,是他的名字,是,樊振东。

“这次比赛,还是樊振东,周雨……去,地点,德国杜塞尔多夫……”教练又说了些什么,樊振东没有听见,他只听见德国,德国,心里突然冒出了一个念头,他要见许昕,他要见他,哪怕,只是让自己的那点小心思,死心塌地的消失,也好。
比赛进行的很顺利,樊振东照例拿到男单冠军,然后秦志戬耐不住他一直缠磨自己,告诉了樊振东马龙和许昕确实在杜塞,在离体育馆不远的公寓里,樊振东点点头,然后飞一般的跑出了场馆,拦住一辆出租车用蹩脚的德语告诉司机自己要去的地方,十分钟后,他站在了公寓门前。

开门的是马龙。
看到樊振东马龙愣了一下,然后扬了扬嘴角,“小胖,很抱歉骗了你。”樊振东站在门口,听着马龙用冷静的声音给他讲了一个他不知道的故事,就像赛后马龙照例在带着大家做总结一样,恍惚间他认为许昕还站在他身边,只是这次的总结,马龙只讲给他一个人,那个平日里嘻嘻哈哈的男子,为了爱人的未来,毅然离开,只希望自己的爱人能够专心打球,站上巅峰。故事的最后,马龙抱出一个精美的小盒子,樊振东打开,里面满满的,都是自己的照片,每一张的背面,都是许昕工工整整写上的一句话“就像飞鸟飞不过沧海。”樊振东的眼前突然模糊一片,连站的近在咫尺的马龙都看得不甚清楚。“樊振东,其实,许昕就在离你很近的地方。”马龙心下不忍,告诉了樊振东“其实许昕,他就在北京。”“哪儿??”樊振东急迫的盯着马龙“念冬,他开的酒吧。”樊振东点头道谢,抱着盒子转身,想了想又转回来,给了马龙一个拥抱“龙队,谢谢”明明马龙早就退役,他还是习惯性的叫他龙队,马龙愣了一下,笑了“樊队,不客气”
樊振东转身离去。他听见马龙在他身后说“其实我爱他,很爱很爱”,但他没有回头。
他只想着,我该去找回他了。

许昕起的很早,他照例套上黑色的外套,晃悠着走下楼,酒吧一楼住处二楼,他很喜欢这种省事又不算很闹的地方,所以就把酒吧开在了这里,他坐在位置上,照旧唱着杨宗纬和李宗盛,然后他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昕哥。”朝思暮想的人出现在眼前,反正都连声音都有些抖,可他还是拿出照片,郑重的说“飞鸟飞不过沧海,那就让飞鸟在原地等待,昕哥,我来找你。”
许昕原本有些发抖的手突然定住了,他抬抬手,拭去眼角的泪水。
“好。”

注:①“飞鸟飞不过沧海”一句并非原创
        ②大家猜猜秦老师桌子上放的是哪场比赛的照片??
        ③昕昕的酒吧名大家有没有看出亮点??

Be reborn

@忙到飞起 太太的点梗
有点糙将就看吧
时间不太富裕哈哈哈
ooc
千万不要上升真人谢谢谢谢

“大昕,给你水杯。”
“许昕许昕你去哪,跟着我走。”
“师兄,你咋对我这么好。”
“因为我是你师兄啊。”
然后那双充满期待的眼睛一瞬黯淡。
马龙只能装作看不见,扭头走开。
对不起,不是不爱。
只是这份爱太重。
咱们都爱不起。

“龙,十安,吃饭了”马龙听到妻子的喊声,应了一声,放下手里的遥控器,电视里的乒乓小将拿下第一局,正肆意的摇着手指,就像他当年,马龙有一瞬间的怔愣,不知道他怎么样了,随即自嘲的笑笑,走到饭桌旁坐下,“十安呢?”马龙抬头看着还忙着的妻子,问了一句“估计窝在屋里写他那点稿子。”马龙的儿子并没有子承父业,而是成了位小有名气的作家,对乒乓球也只是知道些浅显的,没多大兴趣,马龙对自己严格,对孩子的兴趣却格外宽容。马龙起身想去叫儿子来吃饭,电话却不合时宜的想起,“龙,接下电话。”“知道了。”马龙接起电话,是张继科,“继科儿,又找我喝酒?”马龙的声音里有笑意,当他听完张继科说了什么的时候,他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嘴角的弧线一点点下垂,成为刀刻般的直线。“许昕走了。”张继科说。马龙只感到心脏被人狠狠攥住,然后镜子里自己的白发,自己的面容都模糊起来,混沌成一片。
接下来插播一条新闻:今日下午,我国优秀乒乓球运动员xx ml 去世。我们很遗憾的…………

马龙睁开眼,许昕的死讯不断的刺激这他的大脑神经和心脏,马龙抹掉泪水,却发现自己似乎,不在地球上,他正站在一个深蓝色的三维空间里“马龙,你后悔了吗。”是冰冷的男声,马龙环视四周,什么都没有。“你后悔了吗。”还是刚刚的声音,只是多了几分不耐,“是。”马龙索性照实答了,不料听到他的回答,反而换来一声嗤笑和一句“你就看你这一次,还有没有勇气了。”马龙闭上眼,不知道接下来等待自己的是什么,他不在乎了,他只想再找到许昕告诉他“我爱你。”

2014年。
马龙看着手机上显示的年份,一向自诩年少老成的他满脸的惊诧,他不会……真的……回来了?他又看了一边年份,心重重沉了一下,许昕已经换组了。又看了日期,今天晚上,许昕会叫自己一起去喝酒,然后,他积压的负面情绪会爆发,在马龙上一世的记忆里,许昕抱着他哭了很久,不出声,只是流眼泪。不出马龙所料,今天晚上,真的发生了那一切,只是马龙这一次,主动把许昕搂进了怀里,然后得到的,是他的嚎啕大哭,像个孩子,好笑又心疼。马龙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许昕,直到他渐渐安静。“大昕”马龙开口“你喜欢我吗?”许昕一怔,以为马龙看出了自己对他的那点小心思“师兄对我好,我当然喜欢师兄了。”“许昕”马龙很严肃的叫他,看到的,却是许昕茫然无措的眼神“没关系,师兄在。”马龙想了想,那句我爱你还是咽了回去,“走吧,该回了。”还是马龙开口,他温和的握住许昕的手,揣进自己的兜里,两个人慢慢悠悠的往回走。马龙看到许昕的脸红了,殊不知,自己的耳朵也红透了。这样真好。马龙这样想着。

“你们俩到底怎么回事!”
“我想和许昕在一起。”
“刘指导,秦指导,吴指导,我真的……喜欢马龙。”
“你们是国家运动员,要注意影响,还有,国家队有规定,谈恋爱,打球,二选一。”
刘国梁一句一句的劝着二人,马龙只是固执的低着头,死死抓着许昕的手。
“许昕啊,你出去。”一直沉默的秦志戬开口,“我们先单独和马龙谈。”许昕看向马龙,马龙安抚的拍拍自己爱人的手,许昕转身出去。
“指导们,我一定要和许昕在一起。”马龙不等指导们开口,自己一句话堵了过去。
“你tm……”秦志戬硬生生把粗口憋了回去,拿起桌子上的烟盒就冲马龙砸过去,马龙没躲,空的烟盒只是在马龙身上不痛不痒的弹了一下,“秦指导,我不能……不能在辜负他了……”马龙盯着秦志戬,眼里似乎有水光,秦志戬不明白马龙为什么用“再” ,可毕竟是自己带大的弟子,叹口气,和刘国梁吴敬平低语几句“你回去吧,心里有点数。”

2016,里约。
男团总决赛。
中国队有惊无险的拿到冠军。领奖台上,马龙掏出兜里那个精美的正方形小盒子,冲着许昕单膝下跪“许昕,十年了,从相识到相知再到相爱,我不想只做你的师兄了,我想做你心中独一无二的爱人,你愿意吗?”马龙看着许昕很认真的看着他,很认真的说“我愿意。”
当晚,新晋大满贯得主马龙向奥运冠军许昕求婚成功。
1楼  xxml99
哈哈哈哈祝福两位,终成眷属。
2楼  ……
txl??!国家运动员不能注意影响吗!
3楼 ……
同意楼上,没想到运动员里也会有ex的txl,强烈要求zj把他们退回省队!
……
……
许昕看着网上小部分的祝福和大部分的骂声,看着马龙苦笑,眼里却是甜蜜的笑意。
马龙一把把许昕搂进怀里,“怕什么,我们还是我们。”语气是说不出的轻快而愉悦。

马龙和许昕最终还是结婚了,两人退役后去了荷兰,渐渐淡出大众的视线,马龙看着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许昕,微笑,终于,没有遗憾了。
就让我当你最坚韧的铠甲,替你挡住一切,愿你,永远是少年,永远爱我。

别找了【all蟒】

终于放假
先给 @忙到飞起 太太致歉
您的点梗没头绪啊,总是写不完美
您先重点一个吧,这两天给您写完
@小奶蟒 这个也不大像罪案剧
但能力有限,如果您满意就算您的点梗,不满意就重新点也可以的。

“根据解剖情况来看,案情大概就是这样的。”法医周雨环视了一下参加专案会的众人,痕检组的,那些侦查员还有资深的特警和法医都在不住点头,让他这个新人小小松了一口气,可出乎他意料的事,和自己最亲的科哥没有露出那种鼓励的微笑,反而不住的抬手看表,一丝笑模样都没有。周雨猜对了,他坐下,张继科就站起来了“既然没大事了,我先走了。”周雨看着张继科要走,心里有点好奇,也想起身,却被陈玘一个警告的眼神压回了座位。专案会的众人听着秦厅长布置完任务,也纷纷散了。周雨惦记这张继科早退去了哪,三步并两步往停车场跑,连警服都没换,好在周雨又瘦腿又长,跑到停车场,张继科正准备上车,“科哥!”周雨看着穿了蓝色衬衣白色休闲裤的张继科,暗暗后悔自己是不是毁了他的约会。“小雨啊”张继科看到是周雨,似乎不很意外“我去看个人,想去吗?”周雨以为张继科要带他去看未来的嫂子,疯狂点头。张继科扫了一眼周雨的警服,“先上车,把警服换了,一会儿见到那个人不许提和工作有关的任何事。”“好”周雨没见过他科哥这么严肃,忙不迭的点头,“可是科哥,我衣服,在办公室……”“我车上有一套运动服,你换上。”“嗯”周雨点头,上车就换了衣服,张继科看他换完,一句话没说就发动了车子,疾驶出省厅的停车场。周雨看着车窗外的风景越来越陌生,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科哥,咱这是……去哪儿?”“近郊”“啊?”“那边有个疗养院。”张继科明显不愿多说,周雨也不是没有眼色,闭了嘴坐回去。张继科开的很快,不一会就进了疗养院,只是没有名字,周雨看看这不算宽的门,心下了然,这大概是侧门。“下车”张继科已经率先下了车,手里碰了一个精美的盒子,周雨下了车,随着张继科一路走进疗养院,里面的风格出乎周雨的意料,并非破败也不是豪华,是静谧的欧式风格,张继科轻车路熟的拐进第三条走廊,不料刚拐过来,就听到一声巨响,“拿着!”张继科回身把盒子往周雨手里一塞就往走廊里侧的一个房间冲去,周雨也紧随其后,当他跑到门口,看到科哥的怀里圈着一个人,一个男人。张继科搂着许昕,突然想起了什么般,“小雨,你把盒子放到茶几上,就先回去吧,开我的车,记住,走侧门。”周雨点头,绕过被许昕掀翻的木桌,把盒子放在茶几上,然后把张继科的手机放在旁边,拿着车钥匙离开。
张继科看着怀里发抖的许昕,哄孩子般安慰着“别怕,继科来了,什么都没有。”“龙……龙……”许昕嘴里不住念叨着,张继科眉头一皱,他知道发生什么了,马龙又来了。张继科抱起许昕,小心的让他躺下后,打开柜子的锁,拿起一针镇静剂熟练的给许昕注射,看着许昕缓缓冷静,不再抖。“继科。”许昕开口,只是听起来很疲惫,“放首歌。”张继科点头,拿过手机,“听……不找了吧”张继科只是点头,把音乐放上,然后让许昕枕在自己的大腿上,看着他泪眼朦胧的入睡。张继科已经习惯了,也适应了。他看着许昕沉睡,自己也脱了衣服,把许昕搂进怀里,躺下。张继科这一晚都没睡好,梦里许昕,马龙还有自己的身影总是交替出现,第二天,不出所料,黑眼圈很扎眼。张继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苦笑。许昕睡的很沉,精神倒是好了很多,站到张继科身后
“继科,我想出山。”

双生:岁月神偷

秦门无双
龙蟒成王

桌椅匠:

整理過程中覺得和預想的同步美學有點偏差,於是換了個名字


但內容基本都還是同步美學的內容




備註:


*原素材源自網絡,整理出來僅供各位同好參考,不妥刪


*原則上本整合不允許搬運出loft,如需二次轉載整合中的原素材,請務必征求原作者意見




*多圖,有私設濾鏡






***双生·岁月神偷***






“我自诞生之始便战斗在这世上”






行路荒荒,道阻且长








知我者予我提点一二





不知者笑我如痴如狂









唯我知我与世间另我





漫漫长路,同生共死,蹈火赴汤






每一次的起势








每一发冲锋的号角



















每一面扬起的旌旗









刀光剑影与枪铳火炮









我们为此准备齐全







蓄势待发









又在不经意间,怦然心动











我们享受过胜利的荣光








也终知世事不皆遂人愿






然而当你我相生相伴











退却年少的青涩






磨平岁月的棱角






我将留住那时光角落里的温情





与你低声细语







心领神会







合二为一










当我跨过沉沦的一切







向着永恒开战的时候













你是我的军旗







我爱你














就像





爱着生命






-FIN-






*部分圖片受私人濾鏡影響,沒有嚴格意義上的同步,或體現為跨時空的同步。見諒
*(畫風完全不一樣的)姊妹篇對稱美學




獻給最好的師兄弟








桌椅匠


07/09/2017



预告

哈哈哈想搞事情。
但不大休。
我恨高中哈哈哈。
下周末见。
先放几个小句子算预告

“他分明是在透过我的身影,用力的怀念着另一个人。”
“那个人,很像我 ,不是我。”


“我是喜欢过他。”
“可我爱的人,tm从来都是你。”

风絮满城

章玖【结局】
这篇文三结局
此章均be
――――――正文――――――
军统局。
“提高警惕,提防你最信任的人。”马龙看着桌子上只有一句话的电报陷入沉思,这篇电报,只有一个人会给他发,他的老师,秦志戬。“秦老师……”马龙盯着“最信任的人”看了许久,心里只有一个名字,逐渐清晰,逐渐放大,许昕。马龙闭上眼,许昕咧着嘴笑得肆意的模样像匕首一样扎紧马龙心里,他爱许昕,是占有,是私欲,是……两小无猜,是……无话不说。马龙拿起西服外套,失魂落魄般走出军统局,他第一次没有急急的回去看住许昕,他站在街上看着他和许昕玩耍生长的地方,一步一步的走回去“该结束了。”
局长府。
许昕看着面前的两杯咖啡,已经凉透,马龙还没回来,仆人们早就退下了,许昕就那样坐在黑暗中,沉思良久,把两个杯子调换了位置。门,开了,马龙看着黑灯瞎火的屋子一愣,他已经习惯许昕打开会客厅的灯 ,穿着宽大的睡衣坐在沙发上等他,“昕儿?”灯亮了,许昕照例歪在沙发上看着他笑“师兄,坐下休息吧。”“……好。”马龙的神情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愈发晦涩不明,看着许昕递过来的咖啡马龙心狠狠一沉,许昕,我可以信你吗?“师兄?”许昕看着马龙没有动作,费力勾起嘴角想要笑,“嗯。”马龙接过咖啡,却发现许昕自己也端起一杯,马龙犹豫的时候,许昕已经端起咖啡喝的干干净净,马龙内心暗叹,将咖啡一饮而尽。
许昕,我欠你的,这回,算是还了吧。
马龙闭上眼,等到的,却是许昕滴在他脸上的泪水,马龙睁开眼,看到许昕的唇色已经变得惨白“昕儿!”马龙一把搂住许昕,“师兄,我下不去手,我都替你想好了,你把罪推到我身上……你杀我有功,大可……大可安安稳稳过完余生,我一个废人……也……只能帮你到这了。”“你闭嘴,现在我们就去医院,北平最好的大夫我全都找来,你给我撑住。”许昕笑了笑,呛咳出的猩红染了马龙洁白的一丝不苟的衬衣,“师兄……许昕不悔。”许昕笑了,笑着笑着就流了泪,笑着笑着就闭了眼。马龙愣愣看着这似曾相识的场景,只不过,这次怀里的人笑着,只不过怀里的人再也不会醒了。府门突然被踹开,是一身正装的秦志戬领着樊振东和张继科,看到马龙怀里的许昕,秦志戬眼眶通红的走近,无视呆愣而绝望的马龙,“昕儿,阿戬回来啦,你看,阿戬安全的回来了。”秦志戬在许昕耳边轻轻的说,好像许昕只是睡着了,“马龙你个混蛋!樊振东红着眼眶扑上去,对着马龙就是一拳,马龙不愧是马龙,竟轻轻松松一招化解,看着摔在一边的樊振东,张继科气的浑身发抖的掏出抢“不用你动手,我自己会处理我自己。”“你死不了。”秦志戬冷然道“我怎么会让你求死,许昕拿命给你换了安稳,你不是你了,你是马龙,但以后,你也是许昕。”马龙不再说话,静静的看着他们处理一切,葬礼的时候,因为许昕是“戴罪”之人,只有秦志戬和马龙两人出现了。
“你代替他,好好活下去吧。”
“……嗯……”
“马龙,老师对不起你,也对不起许昕。”
“秦老师,我爱他。”
“咱们师徒俩,在这方面,意见一直都一致。”秦志戬罕见的开了个玩笑,“走吧。”
“……好。”
十五年后。
北齐公墓。
一身黑色西装的马龙看着墓碑上的照片,那人依旧笑得肆意,他用伞遮住墓碑,自己靠坐在墓碑旁,不顾大片水渍在他崭新的黑色西装上扩散开来。
“昕儿,秦老师和胖儿去英国了,继科还是局长,他们都很好,我也很好,只是太想你了,昕儿,这些年我都有好好活,我真的忍不住了,昕儿,师兄来了。”
一滴眼泪滑落于地,混于雨水中,了无痕迹。
马龙把枪抵上自己花白的鬓角。
眼中明暗交杂,一笑生花。
一声枪响回荡在空寂的墓园中。

小虐怡情

上完物理课突然脑洞大开....
于是就有了这个短小的段子...
可能会用到文里去.......

先存个档

正文
秦志戬走近,才发现楼下柱子边靠着一个人,明明黑夜里轮廓模糊,秦志戬却能一眼认出那是许昕,那夜色中半明半灭的红点,是他修长指间夹着的香烟,秦志戬在许昕面前站定,讶异的发现他竟然满脸是泪。哭了?真稀奇。这是秦志戬第一次看见许昕哭,秦志戬张张嘴,似乎想开口,却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也哽咽了,他深吸一口气,几分颤抖的开口:“许昕你...”“秦指导我困了我先上楼了您也早些休息晚安。”秦志戬刚刚开口就被许昕打断,却没丝毫生气的样子,但也没有再开口,沉默的看着许昕动作粗暴的掐灭了眼,沉默的看着许昕迈着大步上楼,然后从三楼传来似乎很久远的关门声,声音不大,秦志戬却听的一清二楚。这破门,改天申请去换换,秦志戬好像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深夜站在这里,还想着给许昕申请换门。最终秦志戬还是犹豫的迈开步子,想了想,又退回来,点燃一支烟,敷衍的吸了两口,然后学着许昕的样子掐灭,随手丢进门口的铁桶里,低着头疾步向教工宿舍走去。

自己都不知道这是个啥....

合集

哈哈哈自力更生给自己做了个整理

风絮满城【未完结】【龙蟒/獒蟒/胖蟒/秦昕/all蟒】

章壹    章贰    章叁

章肆    章伍    章陆

章柒    章捌    章玖

罅隙【一发完】【龙蟒/獒蟒/all蟒】

罅隙

Miss【双视角】【龙蟒】

Miss龙队视角    Miss昕爷视角

后来【未完结 ps:我没弃文】【龙蟒/伪昕昕向荣】

             

   

秦昕脑洞【秦昕】

小虐怡情

风絮满城

章捌
哈哈哈秦先生终于上线啦
现在可以评论下希望哪对he啦
――――――正文――――――
局长府。
马龙坐在床边等着许昕醒来,许昕已经整整昏睡三天了,马龙看着沉睡的许昕不禁一阵心疼,他这次真的错了,“我早就应该考虑昕儿的身体……”一向杀伐果决的军统局局长,坐在爱人的床边,像小孩子一样软弱的掉了泪“昕儿……”“龙……”许昕费力的睁开双眼,他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他只记得自己一直做梦,梦到的全是马龙,马龙和他一起背书,和他一起习武……马龙开枪打了他……许昕的梦就此醒来,睁开眼看到的就是红着眼的马龙,许昕不禁一愣,然后不等马龙开口冷然问道“张继科呢?他怎么回事?”眼里的凌厉看得马龙一愣,许昕从来没有对他露出过这种眼神,“昕儿,继科是我救下来的,要不是我,他早就死了。”马龙看着许昕如此关心张继科,心中的怒火不禁有些重燃,说话也带了几分狠戾,不料话音刚落,马龙的手就被许昕握住“师兄,我不该怀疑你……”马龙看着半闭着眼和自己道歉的许昕,愈发心疼,轻轻把许昕搂进自己怀里,让他靠的舒服一点,“昕儿,是我不好,吓到你了。”其实许昕早已心知肚明马龙做了什么,他只是于心不忍,毕竟他很爱马龙,很爱现在那个心狠手辣的马局长,“许昕,你不许吓我了……”马龙霸道的搂紧怀里的人,“嗯,龙,我在。”许昕半闭着眼,有一下没一下的捏着马龙的手,看着爱人醒来,马龙心下一松,他已连续三天没有合眼,这会子也终于撑不住沉沉睡去。
局长府。
“许先生,张先生来了。”“请他进来。”许昕躺在懒人椅上回了仆人一句,话音未落,张继科已推门而入“哟,许爷好兴致,晒太阳呐。”许昕听着张继科调侃也不恼,不紧不慢的伸出手“东西”张继科见许昕这副样子,声音也沉了下来“许昕,你真的要这样?”张继科扫视四周,压低声音“周雨和我过来了,他找到密室了,资料到手,马龙就真的要倒台了”“……总比他最后当着民众的面被处决好吧,继科,上面要兜不住了,马龙,他那么要面子的人,我想让他最后走,也走的体体面面,不要颜面尽失。”张继科沉吟半响,扯出一个笑“行吧,你随意,但资料,我要拿走。”“嗯”许昕闭上眼,强行逼退泪意,有鼻腔低低哼出一个单音,张继科看着许昕这样子叹气,“许昕,这若水三千,我张继科就想取你这一瓢。”张继科终究还是说出了自己想说的,他知道马龙是强大的对手,所以如果自己真的消失,许昕也知道了自己的心意,他不亏。“……继科,谢谢你。”张继科听到许昕的回答,如释重负的一笑,把毒药塞进许昕手里,俯下身留下了浅尝辄止的一吻,许昕没有躲。“走了。”许昕没有再回答,他又看向阳光,尽管他泪流满面“阳光太刺眼了”他说,“拉上窗帘吧。”
英国使馆界,吴公馆。
“怎么样了?”秦志戬看着接完电话依旧面无表情的樊振东,心底有些着急“资料到手了,只是还没开始行动,昕哥说,他来。”秦志戬听罢皱起眉头“胖儿,咱们怕是要回去了。”
“可是秦先生……”“没有人比我更了解许昕,如果他是要亲手扳倒马龙,死的,就不只我大弟子一个了”秦志戬自嘲般勾了下嘴角,“他们俩都是我带起来的,这一次,我两个都要保住。”

风絮满城

章柒
军训结束。
非洲人无误。
这章主龙蟒。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谢谢大家【鞠躬】
――――――――正文――――――――
局长府。
许昕送走了张继科,回到卧室,本想躺下休息一会,可思绪却总往马龙那飘,翻腾许久许昕终于睡着,恍惚间感觉有人坐到自己身边给自己掖被子,还握住了自己的手,许昕迷迷糊糊的想反握住,却又感觉那人松开了手,继而熟悉的气息包围了自己,轻轻的一个吻落下,许昕半梦半醒间呢喃了一句“师兄。”似乎听到一声轻笑,许昕想张开眼但困意渐起,半翻了身又沉睡过去。
军统局。
马龙坐在位子上,想想刚才回府办的事,总觉心上有几分不安,“高远!”马龙起身叫了林高远进来,“把继科放了吧,如果伤的太厉害,送去最好的医院,把他给我治好。”“是。”林高远点头应下准备回府。马龙看着林高远离开如释重负般坐在椅子上,“看看我现在……哪还像马龙啊……”马龙颓然的点起烟,把自己的表情隐藏进模糊的烟雾中。
局长府。
沉睡的许昕突然感觉肩膀一阵刺痛,疼得他满头冷汗的醒了过来,“嘶……”费力的活动了肩膀几下,许昕的睡意退散,他轻车熟路的够到床边的拐杖,来的马龙这儿的这段时间
他开始练习自己撑着拐杖慢慢挪,现在看来效果还不错,许昕看着自己满意的想,慢慢走出卧室,却发现马龙的书房隐隐有些响动,“回来了?”许昕玩心大起,慢慢走进马龙书房,打算吓唬马龙,这是他和马龙从小就玩的把戏,现在再玩起来,自然毫不费力,然而出乎了他的意料,书房的灯亮着,但里面的人,是林高远半扶半抱着受伤的张继科,看到许昕进来,林高远惊愣的看着许昕,“他怎么回事?”许昕看着左手还滴着血的张继科,恶狠狠的问了一句,林高远吓得抖了一下,他忘了这位也曾是北平鼎鼎大名的蟒爷,在他的印象里,许昕一直是坐在轮椅上白着脸虚弱的样子,“……”许昕看着林高远没有动静,又欲开口质问,却感觉一阵眩晕袭来,直直倒了下去。“许先生!”
军统局。
马龙静静抽完一支烟,明明林高远办事他一直放心,但这次,心中的不详感却越来越大,电话铃突兀的响起“喂?”马龙快步去接,当听到电话内容后,无视敲门的新任副局长,径直离开。
局长府。
雕花的实木大门被恶狠狠的踹开。“林高远!”“局长,林副官送张先生去医院了。”管家看着马龙这样子也吓了一跳,急忙站出来,“许昕呢?怎么样了?”“许先生现在昏迷着,医生叫来了。”马龙未听管家说完就径自走去主卧,看着脸色苍白昏睡的人,马龙的心狠狠疼了一下,继而袭来的就是铺天盖地的怒火,看着身侧欲言的医生,马龙压抑了情绪“说。”“许先生的身体情况局长原来也知道,到了严冬就极易生病,今日急火攻心促发了,还需好好调养。”名叫周雨的小医生不卑不亢的说着,他是樊振东的至交,在樊振东离开北平之前被嘱咐好好照看许昕,同时兼任着找到局长府里的机密资料扳倒马龙的任务,这次机会,他光明正大的进了局长府,只是关键的资料,他找遍了书房和卧室都没有,此刻他边不紧不慢的和马龙汇报许昕的病情边思索着机密文件的所在之处,但并未再有发现,周雨暗叹,只有下次再来碰运气了。“你回去吧。”马龙听完周雨的话一肚子的火都变成了内疚,冲着周雨说了一句就转身搂住床上的人,轻轻抵住他的额头。
“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