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北

沙师弟 蟒吹 主all蟒

别找了


樊振东和周雨一身警服和众人一起站在省厅门口,看着一辆黑色奥迪滑进大门,高瘦的许昕穿了新警服从车上下来,走到秦志戬面前,立正,敬礼“报告,许昕归队。”然后得到的是秦志戬带了烟草味的熟悉的怀抱,秦志戬一如从前的捏了捏许昕的后颈,“回来就好”秦志戬声音带了点颤意“今天和兄弟们叙叙旧,明天开始考核。”许昕从秦志戬怀里退出来,赢了声“是”,看着秦志戬带着几个考核官离开。樊振东才发现许昕的眼底也红红的。“昕哥……”樊振东柔和的声音直直被掐灭在嗓子里,看着一个瘦而挺拔的少年一头扑进许昕怀里,而许昕温和的揉了揉少年的头发,两个人说说笑笑的向许昕的办公室里走去。
又是林高远。那个人的弟弟。
樊振东低下头,咬了咬牙捏紧拳头,那个人背叛警局进了黑帮,却偏偏把自己的弟弟留下,他……真的下得一手好棋,他知道许昕一定会把对他的感情转移到他弟弟的身上,可是他千算万算,偏偏算漏了许昕会受到多大打击,这段时间许昕不在,林高远受了不少苦吧,马龙,你也有算有遗策的时候啊。“小胖?”周雨和张继科站在一边看着樊振东低下头,身上的戾气一瞬间爆发出来,周雨不解的出了声,张继科心里却明镜似的,“小雨,小胖,哥还有份结案报告,先走了哈。”“行,科哥你去吧。”周雨目送了张继科走,又回头看着樊振东。“雨哥,你要知道一切对吧,我告诉你。”樊振东笑着抬头望向周雨。周雨感觉自己看到了目露凶光的狮子,不自然的抖了一下,“行,去训练场说吧,现在这个点儿那没人。”周雨说完率先向那走,心底却泛起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遗憾,他和樊振东无话不说的日子已经过去了,樊振东突然如此爽快的要告诉自己,借刀杀人的用意他不是看不出来。
别信他了。周雨在心里叹息,许昕,你真能啊。
许昕拉着林高远进了办公室,下一秒被只比自己矮了一点的少年摁坐在凳子上,然后看着少年乖巧的坐到地上,靠在了自己腿上。“高远?”许昕看着林高远和马龙越来越相似的五官心就禁不住揪成一团。“昕哥,还疼吗?”林高远握了许昕的手腕,心疼的盯着那到丑陋的伤疤,清瘦的身躯微颤,“高远,没事了,早就不疼了。”许昕任由林高远握住自己的手腕,看着他把脸贴在上面,眼泪一点点流到许昕的手心。
“昕哥,我想你了。”小孩淌着眼泪不肯转头看许昕,许昕的心突然间就软的一塌糊涂,他轻轻的挪开让小孩儿靠着的腿,自己跪到地板上把林高远搂进怀里,林高远分明感到有温热的液体落在脖颈上,“高远,昕哥回来了,什么事都没有了,乖。”最后一个字吐出来的时候许昕的嗓子都哑了,林高远却像是被喊了“预备齐”,转了身窝在许昕怀里哭的声嘶力竭。哥哥抛弃他的那一刻,他就只有许昕了。“昕哥,你别不要我。”他趴在许昕怀里,哽咽难言,却不知道许昕此刻看着他,心里忍不住想念着他的亲哥哥,马龙,你个混蛋。许昕闭上眼,手臂用力圈住林高远,亲吻了他的发旋。
“行了,和哥说说吧,这些天又和老师们学了什么新把式。”等着林高远情绪稳定了,许昕松开手臂顺势坐在地上,看着林高远带了羞赧而骄傲的笑容和自己念叨着学会了什么。
许昕的思绪像被打了个岔。
多像他和马龙。
可惜都回不去了。
感情和想念变质了。
都放了吧。
“……小胖,我改主意了,你别讲了。”周雨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还盘着腿坐在地上的樊振东,“听到他那个样子,我好疼啊。”周雨不是什么文艺青年,所以他选择了最直接的说法,但他知道不行。不论是自己对许昕那点隐秘的心思,还是单纯的心疼,都不行。
一点都不许有。
所以我只能自己疼。
周雨转身大步离开。留樊振东一个人坐在原地,樊振东看着周雨离开,嘴角扬起含义不明的弧度。
周雨,你忍不住了?看来林高远的好日子要结束了。
只有这样,昕哥才是我一个人的。
你们,都是牺牲品。

就是个脑洞
没后续

【龙蟒】真相是真

看山非山:

有比龙蟒更适合 真相是真 的吗,没有。


 


祝两位前程似锦,来日方长。

万里山河

桌椅匠:

歷屆世團賽主題合集

祝兩位2018世團賽一路順遂,平安圓滿


備註:

*原素材源自網絡,整理出來僅供各位同好參考,不妥刪

*原則上本整合不允許搬運出loft,如需二次轉載整合中的原素材,請務必征求原作者意見


*非常多圖預警!



***万里山河***



我自年少无忧的梦中前来








千里金戈铁马,十载年华长促










我自镗鼓齐鸣的烽烟中来









担我家国之任,守我故土山河











  

人言明星北落,猛将南征










只道天地光彩,寰宇惊雷










世闻运筹帷幄,扭转乾坤










不知旌旗猎猎,甲胄森森










我啊,是为这战斗而生的吧










见证罢了弱吐强吞,仍紧靠这山樯谷堑








为这山岭、激流、旷野、海风








为这一面不曾倒下的旗帜









为这晦暗、光明、苦难、欢喜










为这一生不曾动摇的信誓








于是我呀,与你同行,陪伴着你









再不曾问那生死去路,行期归期










予我们的心啊,予我们生命之火







愿得风雨无阻,薪火相承








予我们的爱啊,予我们毕生所付









愿见长虹纵贯,万里山河










-FIN-


*本貼圖合集所用素材源自搜狐體育、全體育、鳳凰體育、新華網、中體圖庫在線及視覺中國

*除尾章為2011鹿特丹單項世乒賽外,其餘貼圖分別選自:

2006不萊梅團體世乒賽

2008廣州團體世乒賽

2010莫斯科團體世乒賽

2012多特蒙德團體世乒賽

2014東京團體世乒賽

2016吉隆坡團體世乒賽


獻給最好的師兄弟



桌椅匠

24/04/2018


别找了

壹请自行去主页寻找。

“继科,我想出山。”
张继科看着许昕粘过来,不动声色的伸出手把他圈进怀里,强硬的吻上去,许昕无措的承受着,张继科半生不熟的主导着,许久之后张继科满意的看着许昕嫩红的唇,身下的小小张禁不住有些躁动。“和科哥做一次,嗯?”他看着软在怀里喘气的许昕,桃花眼里染了几分情欲。“科哥。”许昕带了几分撒娇意味的叫他,“行,我去找老秦给你打申请,你先好好待这儿。”张继科被拒绝了也不恼,抱起许昕让他坐到床上,拿起手机给周雨打了个电话“小雨,你今天开我车去上班。”“我已经到了。科哥……”周雨低低叫了他一声,“怎么了?”张继科柔声问电话里的小孩儿,“我……他是谁?”周雨心一横索性问了出来,他昨天开着车在路上,就想起了省厅那个放着锦旗和奖章的屋子,里面有一张照片,上面是科哥,那个男人,和一个白皙而柔和的男子,三个人笑得意气风发,好看的不得了。昨晚他差点忍不住冲回省厅去看看,那究竟是谁,对科哥的敬和畏,让他忍住了这种想法,然后他失眠了。好奇心害死猫,果然不假。他暗骂自己,却在电话里忍不住问了出来。张继科在那边安静了一会儿,再开口的时候声音像是挤出来的“你去问玘哥吧,就说我同意了。”电话被挂断,周雨苦笑一下收了手机,还是向陈玘办公室走去。
“你这小子。”陈玘不太情愿的起身,递了一个文件袋给周雨,“在这看完,然后烂在心里,明白了?”周雨接过来,头直接埋了进去,陈玘站起来看着外面淅淅沥沥的小雨,点了一根烟,沉默的等着周雨收起文件,“玘哥”很久之后周雨开了口,声音带了点颤意“我走了。”陈玘背对着他点头“去吧。”声音像患了重伤寒,周雨走出去的那一刻,陈玘直接瘫坐在地上,桌边的茶杯直直的落到地上,白瓷片和茶水混在一起,斑驳的如同陈玘的泪流满面。
所谓覆水难收。
他的弟弟,他最疼爱的许昕,那天下午毫无生气的被抬上救护车,手腕的殷红蔓延到警服上,用的,还是他自己最爱不释手的,解剖刀。这么久了,这件事依旧是陈玘的梦魇,今天周雨来的时候,自己递给他文件袋的手都是抖的。陈玘愣愣的坐着,直到秦志戬推门进来,“玘子,忘了吧。”秦志戬还是淡淡的模样,只是眼里的痛楚不经意间暴露在陈玘眼前。“许昕要回来了,准备考核吧。”“都谁?”陈玘勉强回过神,嗓子还是哑着的。“你,吴厅长,我,还有痕检科的小邱。”“秦厅长,你就那么放心,让他回来?他还拿得起解剖刀?”马龙早就毁了他吧。陈玘把最后一句咽下去,“他该学着接受了。玘子,做好准备。”秦志戬叹气,转身离开。
然后指甲狠狠的掐进手心,淡淡的血痕似乎能缓解什么。
陈玘啊。不是只有你一个人疼他。我比你还疼。因为我不但爱他,马龙也是我割舍不下的亲传弟子,这件事的真相,是比表象还苦的苦果,可我也只能自己咽下去。哪怕含着血和泪。
周雨魂不守舍的往外走,下一秒撞在一个人身上。“不好意思。”周雨道歉,打算绕过去,却不料那个人直直挡在自己身前。是樊振东。“周雨,你知道了?”樊振东的眼神里头一次带了几分冷意“是又怎样。”周雨满不在乎的对视回去,眼里的狠意不少樊振东一分。“心疼他了?”“是。”“呵呵,周雨,咱们兄弟多年,你我再了解不过,你放过他。”樊振东的语气里说不出的疲惫,周雨看着只觉得好笑,比自己还小的少年,站在自己面前,和自己说,你放过他。好啊。周雨微笑。
“告诉我你还知道什么。玘哥那的文件,是局里的档案,肯定有所保留,我要知道事情的全过程。”我想知道这一切,只是因为我心疼省厅失去了一个这样好的人,仅此而已。周雨站在樊振东面前,在心里说服自己。
仅此而已。
许昕百无聊赖的歪在床上和张继科一起看电影,然后看着张继科盯着手机微笑。
“许昕,欢迎回归。”

好梦如旧

总有些惊奇的际遇,比方说当我遇见你

“大吉大利,今晚蟒爷带你们打游戏。”

十点半,许昕准时打开直播,一本正经的撩人嗓音说着玩笑话,修长的手指却飞快敲打着键盘,看着屏幕里的小人骚气的走位。

“完美!”

没错,许昕就是一个游戏主播,在网游《Surrender》中,十天跃居向导榜榜首,还和哨兵强榜的第一联手成为最佳搭档。

许昕轻松结束第一局,看着盘腿打坐的清俊盲僧自得一笑,当然,也没忘了看看哗哗哗闪过的弹幕。

“我为什么不露脸?打游戏的哪有露脸的啊。”

“我处不处对象?我才大三啊!”

然后他就被一堆“都大三了还不找对象”刷屏了。

机智如许播主,怎么会不赶紧岔开话题呢。

“我要和龙哥连麦了啊,你们安静看下一局。”

下一秒迷妹们果然听到熟悉的奶音响起。“开始吧。”哎,白龙哥还是一如既往的话少啊。接下来的几局迷妹们的心思都不在游戏上了,蟒爷苏苏的男友音基本全场没停啊,一直在叨叨叨,高冷的小白龙还是基本不说话啊……

“行了今天就到这,蟒爷明早还有课,撤了啊。”许昕关掉直播,“龙哥拜了哈,明天上午还有课。”其实他也没见过这个叫“浪里一条小白龙”的人,当时一起打游戏只是因为他觉得强强联合很合适。“好。”那边的人没多余的话,结束了连麦。

“许昕,把牛奶喝了。”站在许昕身后的人突然开口,许昕不情不愿的接过牛奶,转过身看着身后的郑荣植,“我不想喝。”“喝掉。”郑荣植和许昕做了三年室友,作为大学里唯二的国际生,好看的颜和温和的脾气让他的人缘一直不错,但只有许昕知道,郑荣植在原则问题上绝不让步,比如,每天一杯的牛奶。

许昕咬了咬牙,一口闷。牛奶的余味腻腻的粘在他嘴里。“难喝。”他皱眉看着郑荣植。后者无视他的痛苦,接过杯子放到桌上,转身去睡了。

许昕哼哼唧唧的洗漱完毕,倒在床上就睡了过去。

“老秦!”许昕看着秦志戬心情大好的带着个人往教室走,赶紧追过去。然后得到秦教授凉凉的一眼“叫秦教授。”“哎老秦这谁啊?”许昕无视秦志戬的话,指着秦志戬身后的小哥问道。好嘛,黑色西装,梳上去的刘海,冷着一张脸都快和老秦有一拼了。许昕笑眯眯的看着他,内心暗暗腹诽。“这是你们的新助教,马龙。”“你好呀我叫许昕。”许昕乐呵呵的冲马龙伸了个手,然后他看到马龙嘴角勾起了小小的弧度“马龙。”他的声音软软的,和外表极度不符。许昕听到这小奶音愣了一下,这声音……怎么和小白龙那么像……马龙,小白龙……不会那么巧吧。马龙握了一下他的手就礼貌的收回去,他也收了手往教室里走。“进去吧。”秦志戬看着身旁的得意弟子开口,他能感受出来,马龙的心情突然变好了。

秦志戬一头雾水的上完了课,然后在看到许昕一溜烟的跑出教室的时候眼皮直接跳了两跳。

“老师,怎么了?”马龙看着揉眼的秦志戬侧头问道。“没事,估计许昕那小子又给我惹祸了。”秦志戬拿了教案往外走。“老师,等一下。”“怎么了?”秦志戬回头看向马龙。“我下午要出去一下……”

怎么一个两个都这样……

“干什么去”

“面基。”

秦志戬突然感觉自己的眼皮跳的更厉害了。

“去吧”

“我真是不懂这些年轻人的世界了……”

许昕冲回宿舍的第一件事就是开电脑。郑荣植一整天都有课,所以许昕冲进去一阵丁零当啷也没有人在意。

他登录游戏,颤抖着手点开和小白龙的对话框。

“见一面啊”

没想到很快就有了回复

“下午三点,B市图书馆见。”

许昕发完消息却突然冷静下来,他太鲁莽了。

更何况,如果真的是马龙。

他还不知道如何面对。

以后要是大半夜打游戏,估计老秦就轻而易举的知道了吧,然后,课业不过,学分不够,重修……

“啊啊啊啊以后都不能熬夜了”

许·成功get被助教支配的恐惧·昕。

当然最后怂了的许昕还是准时来到了图书馆。

马龙坐在桌前捧了一本红与黑,然后看到他的那一刻不紧不慢的放下书。

“你好,认识一下,浪里一条小白龙,马龙。”

“我就是蟒爷浪啊浪,我叫许昕。”

两个人尴尬片刻,还是马龙先开的口。

“游戏打得不错……”

“你也不错……”

好的两个强榜第一的互相赞美呢【迷妹们的微笑.jpg】

“来都来了,我就履行一下我助教的义务吧,来,看书学习。”马龙扬了扬手里的书示意许昕,然后满意的看到去书架里扒拉名著的许昕。

下午的阳光顺着书架映射过来,许昕少年气的耳根和鬓角毫无保留的暴露在马龙面前,“助教,我找到书了。”“坐下看吧。”马龙偏过头去,他找到了一点,在游戏里没有的感觉。

好梦如旧【预告】

回归作!

这是一个穿插了网游au的长篇

网游的名字叫《Surrender》(臣服)
里面分哨兵和向导两种属性,游戏身份可以多种选择

cp有龙昕,秦昕,杀蟒,樊昕,昕昕向荣,邱博,科皓

嗯就是这样,会和之前的预告有一点联系。但之前那个脑洞实在是肝不出来了,于是写这个

昕爷的游戏ID:蟒爷浪啊浪

龙队:浪里一条小白龙

其他的会在后面出现。

我终于能回来了.
我终于敢回来了.

百岁无忧

桌椅匠:

現實向。恭喜兩位的20世冠&16世冠


靈感源自2011鹿特丹世乒賽相關報導


左手直拍的许昕与右手横拍的马龙证明了自己国乒第一男双的地位,备受看好的他们未来八年将力保国乒男双无忧,这对超级男双从鹿特丹开始起航。”






***百岁无忧***




林高远和于子洋拿着冠军奖杯自拍,两个年轻运动员远远地看着,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跟他们较什么劲啊。”等马龙回来,许昕对他说道




“敲打敲打嘛,”马龙理直气壮,“球还没打一场,不能轻易搁那儿嘚瑟。”




许昕便笑他说谁还没有个第一次。如果不是没赶上时代,他们年轻运动员的自拍技术绝对能比现在更进一步。当年三个第一次打了国际团体决赛的年轻人挂着奖牌站在领奖台上,面前一溜地排着长枪短炮,谁都找不到聚焦点,只得学着身边的教练一样咧着嘴傻笑。如今国家队两位新科世界冠军凑着脑袋看着自拍的效果,马龙和许昕则和往常一样摘了奖牌在手心握着。这块奖牌他们拿过整整六次




两人对着笑了好一会儿,马龙才敛了神情:“刚才决赛前高远跟我讲了,他其实想上场。”




许昕拨拉着手心的奖牌绶带:“这小子想打哪个位置啊?”




“我没问。”马龙结束了对话,转头准备去应付等在一边的采访




适逢教练组人员更迭,加上新的赛制首次投入实战,算是半个新手教练的刘国正第一次带队,布局的唯一考虑就是稳。也正是因为如此,马龙和许昕配合双打出战头盘,从小组赛开始便兢兢业业地打了四场,换在以前几乎无法想象。许昕想着在这等风口浪尖上,换做谁也不可能强求教练团队和以往一样,把世界杯的团体赛当作新人的挑战场




不过还算值得欣慰的是,年轻人展现出的心气,倒和当年的他们差不多。他曾为自己犹豫着错失决赛上场的机会而掉过眼泪,那是年纪尚轻的他们第一次体会到团战的残酷。现在坐在解说间的刘指导当时训完马龙,回过头也要敲打还咬着嘴唇的他:事关整个团队的荣誉和努力的成果,他不可能在调兵遣将时容忍半点犹豫可能带来的差池




没过多久,马龙背着球包走出来。秦志戬看着两个主管队员一个要哭不哭,另一个显然已经哭了一场,话还未到嘴边心已经软了一半。最后他只是叹口气,揉揉这个卷毛,又揉揉那个鸡蛋仔脑袋




2010年莫斯科世团赛,女队意外折戟,男队在重压之下凭着马琳的两分单骑救主,力挽乾坤。彼时稍年轻些的王皓压阵,三剑客的冲击力与日俱增,对于征战过奥运历史上首次团赛的两位老将而言,伦敦奥运仅有的三个团体席位,隐约之中已显得有几分遥远。马琳深情的告别送走了最辉煌的自己,也送走了在庇护下成长的年轻一代。风雨交加的战场仍在,整个队伍自此则要由他们亲自挑起大梁




回程适逢西伯利亚寒冷而漫长的春季,已快步入六月,车窗外依然飘着冰凉的小雨。马龙歪着头搁在车窗边缘若有所思,许昕瞅着他俩坐在后排,四下安静得只有车子的颠簸声,便悄悄侧过脸去,用手指敲敲马龙扣在扶手上的手背




“你猜我现在在想什么?”




马龙有气无力地冲他撇撇嘴角,算是传达懒得回应的意思




许昕捂着嘴咯咯地笑:“你猜,我写给你。”




他们搭档双打两年有余,成为室友或许三年还未足,从最初每一板球都巴不得事先讲好,到现在歪个脑袋就能把彼此的意思摸到一半,互相之间的探索和琢磨,已经成为交流之外的一大乐趣。许昕转过身在马龙的手背上一笔一划地写字,指尖碰触的暖意顺着血脉流淌,带动着他的手指划拉在水汽凝结的车窗上。许昕写完反文旁的最后一笔,车窗上的痕迹也跟着拉出老长




马龙并没有去过多猜测许昕的两个字里蕴含着的意思,许昕留有给自己的承诺,他也将自己要继续走下去的每一步刻画得清晰明了。日后的P卡是带着动力的遗憾,一个团体名额也无法满足最初的期待,但当马龙再度站在赛场上,自同一个对手手中夺回曾经失去的一分时,他还是在一路背负的重压之下获得了自己予以的释然。他希望拥抱胜利,也希望手指指向的视野尽头,带着他们一同闪烁的光彩




山河常在,旗帜飘扬。承办伦敦奥运会的场地六年翻新几次,四壁光点闪烁,有如浩渺星河。万般乾坤凝聚于一球之间,俯下身时便仿佛背负起整个宇宙




许昕第一次站在团赛的赛场上时,还远未透彻地拥有这番深刻的觉悟。他和队友两个人车轮战式地打完公开赛的团体决赛,颇具灵气和创意的打法在对手眼里看来等同于不按常理出牌,直把经验丰富的老萨气得跳脚。世界杯的团体赛是三个年轻人第一次在世界级别赛事上聚首,组队拼下全程。带队的教练只能安排一个,不得不坐上观众席的秦志戬赛前多少有些不放心,执意要把两个弟子叫来做好决战前的指导。许昕记得还未等老秦开口,他便忍不住抖擞精神抢先说道:“秦老师你放心,我们俩的比赛肯定都能赢!”




老秦向他肯定地点点头,随后转至马龙一侧:“你在场上盯着点你师弟,别让他光顾着兴奋过头。”




马龙歪着头看着僵在原地的许昕,顿时忍不住咧开嘴要笑场。决赛除开与许昕合作的一场双打,他还被安排迎战朱世赫,由带队的刘国梁亲自指示去打自己并不擅长的削球手。刘国梁先前在亚锦赛上早已有意为之,故意让他们三人直面自己的软肋,结果一场决赛打得惊心动魄波澜起伏,许昕冲下场便直言心跳都快从嗓子眼里蹦出来砸在球台上。刘指导那时拍着许昕的肩膀隐约讲了句什么,决胜盘比赛很快开战,马龙脑子里过着先前比赛里处理不当的球路,整颗心便跟吃了秤砣一样咕噜咕噜地沉到深处




这颗被拴着铁索的心在不见深处的底部沉了好久,许昕在一旁气鼓鼓地要在老秦讲完后争辩几句,软和的语调尾音上扬,一点点地揪着他的心尖往海平面上拽。等到老秦作势要去拍许昕的后脑勺,马龙久违地透出一口气,眉眼间的神色也随之舒缓开来




老秦的一巴掌被许昕一个激灵躲开,毛茸茸的脑袋随后便被他揽在臂弯里,马龙承受着日渐显著的身高差把同伴往怀里带:“好啦好啦咱们走吧。”




许昕不依不挠:“你看秦老师紧张的不行,咱俩合作的双打还能输吗?”




马龙听得哭笑不得:“刘指导叫我们上场,肯定不是指着咱们输的呀。”




他们也的确不是以送分的形式站在赛场上的。相反在不久之后,再次提及马龙和许昕组成的双打时,前缀多了世界冠军,与漂亮的胜利挂钩也已不再是无稽之谈。马龙的控制精细严谨,许昕的进攻潇洒而饱含张力。配合默契的他们甚至不需过多言语,只消一个眼神便能知晓全部




新闻报导里不惜以各式各样的溢美之辞,来夸赞这对击败了奥运冠军组合的新搭档。身为港口城市的鹿特丹被形容为他们扬帆出航的起点,而年轻、默契,且颇具实力的他们得到的最高赞美,是他们将在未来的八年里力保国乒男双无忧,让除了奥运金牌之外最具纪念意义的伊朗杯上能够和过往一样,岁岁年年刻下熟悉的中文姓名




在那次赛后不久,马龙才得知世乒赛奖杯除去男女单打,并没有复制杯一说的事实。许昕在房间里悄悄说完,便立马竖起一根手指抵在他的嘴唇上:“可不许说出去啊,指导他们要是知道咱们知道了,保不准就得拆伙。”




马龙从未问及许昕消息的来源,他对他的搭档几乎有着无条件的信赖。许昕侧躺在床上一只手撑着脑袋,半是居高临下地与他对视着,棕褐色的眼眸灵活地一转,像个藏着一脑子主意和一肚子坏水的孩子,还不见有任何要长大的意思。马龙眨巴着眼睛看着他,最终还是抵不过他笑了




“嗯,”他说,“我听你的。”




“真的?”许昕大概没有料到他的师兄答应得如此爽利,尾音带着一丝颤抖,“那你可要好好打...”




马龙抿了抿嘴想说什么,停顿了一下,伸过手去抱着他




全然交付予他们的时代,终究是不可避免地到来了。在这年出征鹿特丹前的世界杯团体赛上,随同二王一马出战的他们未曾料到两场淘汰赛的险象迭生,也未曾想到是由他们先后站在国旗下拿到两分,竭尽全力护得全队凯旋。这已经是许昕和马龙第三次出征这项练兵为主的赛事,淘汰赛很快打入决胜局,全队大气不敢出地目送着马龙上场,许昕习惯性地把身子前倾,借以看清马龙在赛场上全部的动作




马龙和以往一样打得流畅利落,许昕在挡板边看着,表面上激动起来显得坐立不安,心跳却出乎意外的平和。马龙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时,他的强大足以去战胜面前的每一位对手——他终究是在一步步地战胜自己的路上成长起来的




许昕在紧接着的半决赛上担任一单,在全队大比分战至2:1后,毫无悬念地拿下自己负责的第四盘。他想起仅仅在一年前,他还会将无法在淘汰赛阶段出阵归咎为自己的犹豫,总结为自己心中多多少少的几分不自信。如今已经没有人会再给他们犹豫的机会,站在赛场之上,他开始学习着让自己变得心如止水,也学着将收拢起来的心绪在胜利的时刻尽情爆发:不仅是他的胜利,更是每个队员的,每个位置的,以及整个团队的胜利——每个来之不易的一分都值得发自内心的庆祝,值得满心欢喜地跃动起来的欢呼




当他跨过挡板径直冲入场内,和独拿两分的马龙拥抱在一起时,年轮已经在被冠以三剑客名号的他们身上毫不留情地碾过整整三圈。彼时马龙的经验已经足够让他帮着一根弦绷紧的许昕减压,而许昕在地震时把马龙拽开床铺,又在最终的胜利到来时与他紧紧相拥,在不经意的一瞬间流露出仿佛拥有了一切的幸福神情




而又过了或许相当长一段时间,马龙在赛后才神神秘秘地告诉许昕,自己掌握了绝佳的自拍技巧。许昕抱着奖杯让马龙做个示范,照片拍出来之后,两人凑着脑袋一瞧,许昕非常肯定地向自己的师兄竖起拇指,而另一只手直接作势要将对方的脸埋进奖杯里




“你要干什么!”马龙半气半笑地在他的手下挣扎着,“我这不拍的挺好看的吗?”




“我很严肃地跟你讲,不仅仅是这个奖杯,”许昕手指径直冲着底座一指,“你一个仰角拍出来咱俩的脸都能赶上这个底座这么大。”




斯韦思林杯的底座又厚了整整一圈,过往镌刻过无数遍的名字,以崭新的模样留在奖杯的最下方。风雨交加的莫斯科过后,他们以绝对主力的身份出战大大小小的团体赛,一次不落地将它带回布满他们记忆的故土。刘国梁曾经提及团体赛制意味着对每个队员更高的要求,出众的单打能力和确保获胜的双打实力缺一不可,而时刻保持良好乃至顶尖的竞技状态,听上去更像是奢求。世乒赛团体不设双打,当届赛事的MVP从队内一单的手里径直拿过手机,作势便要把惨不忍睹的照片删掉




“删起来还起劲儿了啊你?”马龙一脸嫌弃地看着许昕冲他直摆鬼脸,“有本事下次你来拍啊?”




许昕倒是显得满不在乎,他对马龙口中的下一次毫无忧虑。奥运开赛前的公开赛他向来有着不错的表现,和马龙找到机会搭档时更是如此。12年的南韩公开赛上,他们便杀得昏天黑地地从队友手中拿下冠军,这一年的日本公开赛安排在初夏,他琢磨着把自拍留到那时倒也不迟




毕竟每一个搭档的机会,都值得他们好好珍惜




单打所向披靡,双打实力强劲,由他们所组成的团体数年以来无坚不摧,在考验布阵智慧与综合实力的团体赛上,一直稳坐着难以动摇的领军位置。而作为队内的两位元老,马龙和许昕也逐渐由南半球的冬日令人振奋的存在,化作这个大西洋沿岸的早春令人安心的存在。自三剑客到如今的Top3,一年的时光足以在不知不觉间带来巨变,国乒历经波折,出征团赛不容有失。但在这惊涛骇浪之下,马龙依旧是马龙,许昕也依旧是许昕




鹿特丹一役后数年过去,派遣两名老将的双打依然被媒体形容为最妥帖的选择。他们上一次在团战中被派来抵御强敌已是五年前,如今在队内仍被戏称为上了保险的核弹。陪练的樊振东和林高远逢赛前便被炸上一次,灰头土脸之余还不忘把流程做个全套,装模作样地在训练结束后主动前去握手致谢。马龙逗乐式地模仿着老干部一般的语气,亲切地握着小队员的手:“祝你们接下来的比赛一切顺利。”




林高远险些没哭出声来:“龙队,你这是抢我台词!”




樊振东在一边收拾球包:“如果龙队和昕哥上第一盘是定点轰炸,我和昕哥到时候上一盘,能不能算上个人道主义打击?”




“咱打不好顶多算是个二踢脚,”林高远在一边及时补刀,“打好了或许还能当个双响炮。”




马龙远远地站在墙边,许昕靠在他身旁,两个小运动员戏谑式的互呛火药一字不落地灌进耳朵。马龙听了几句才慢慢开口:“跟当年咱俩还真差不多。”




许昕头也没抬地刷着手机:“什么差不多?”




“只要能赢,心里就不自觉轻松不少。”马龙接着说道,“这样也好,卯足了劲哪天就能好好干,自己上。”




“瞧你这话说的,”许昕径直一撇嘴,“这是瞧不起咱家老龙还是咱家老蟒?”




想到许昕接下来估计还会调侃他们至少还在保质期范围内,马龙便克制不住被戳中笑点地笑得弯腰,一只手便下意识地搭在搭档的肩膀上




十年征战,岁岁无忧,一个世代轻飘飘的话语里沉甸甸的荣誉与尊严,都由他们执手并肩,自青葱岁月奋斗至而立之年。许昕从未和他主动提及那时的他们彼此所心知肚明的约定,在那个站上世界之巅后的不眠之夜,少年的额头抵着厚实的肩膀,声音平和而沉稳。马龙把他揽在怀里,听着他们合二为一的心跳,忽然意识到这或真将是一场没有离别的告别




伊朗杯不会复刻,第一次或许也将成为最后一次




轮回辗转,征战四方,不问过往,亦将不问归路。能赢的冲动不再是期待团赛的全部,而是沉淀为责任感与胜负欲,由他们坦然担负肩头。他们的未来所要守护的,不再仅仅是一个项目的八年无忧,更是一整个队伍屹立在世界之巅的漫长岁月




合二为一的双打,早已所向披靡,无所不能;而在一个崭新的时代开启之际,在更广袤的战场上驰骋,在更艰险的斗争中放开一切地拼搏时,他们仍会将背后托付彼此,哪怕彼此的交集只剩下掌心与掌心的一个相贴,或是擦肩而过的瞬间一个坚定的眼神




“你以后可要好好打,”那时许昕在他耳边说道,“整个球台都会是你的,也会是我的。不要想着一股脑把所有东西都揽在自己身上,我还在呢。”




我还在呢。马龙心里默念着这句话。我会一直在的,这每一段前程,每一段去路,每一个为这支队伍所倾付心血的时刻,都值得你无所顾忌,无所踌躇,拼搏奋战,而无怨无忧




因为我一直在这里




当马龙终于学会站在队伍的尾端,让自己本就上镜的脸显得更加上相时,许昕在不自觉间乐颠颠地站在队伍最前排接过手机,把三个小队员护在中间,自然而然地担任起全队的护脸使者。林高远瞅着马龙已经摆出一副不怒自威的架势不禁舌头打结,被围在中间盯着照片看了好一会儿才吐出一句:“挺好的,龙队和昕哥都越来越年轻了。”




“还年轻啊!”许昕故作夸张地便要调侃他,“我和你龙哥再年轻了还了得,你小子还打不打算上来挑担子了?”




“永远年轻嘛——”一直没怎么说话的于子洋刚一开口,便被眼尖的马龙半开玩笑地捏了脸蛋,“龙哥我认真的,这话没毛病。”




永远年轻,这自然是再美好不过的祝愿了,马龙笑着在心里想。人生在世并非能将每一个美好的期许都变为事实,保驾护航的他们终将有一天和过往的前辈们一样,完成自己的使命,将更遥远的未来交到新生代的手里。青春常驻,百岁无忧;世代相承,国乒长虹。至少在这前路漫长,星火初升的时刻,他们仍将怀抱着满腔赤诚,满心期许,守护着彼此走到最后




而在那最后的时刻到来之际,并肩奋战了一生的他们也定将击掌庆祝,在全世界的光芒聚焦下紧紧相拥。穹顶飘扬的旗帜鲜艳而壮丽,一如他们毕生所共同守护的万里山河






***百岁无忧***




FIN






桌椅匠


01/03/2018